報料電郵:money@hkheadline.com


【專題】購門診保鎖定醫療...
2018年01月23日
進入流感高峰期,病向淺中醫始終是保障自己健康的不二法門。現時普通科門診費普遍逾200元,若公司沒有為你提供門診保障,而每月最少光顧私人診所一至二次,小數怕長計, 一年累計醫療費可達數千元。從理財角度出...
樂桃飛大阪單程328元起...
2018年01月23日
廉航不時推出優惠,如最近樂桃航空(Peach)推出的「樂逃 ...
【專題】碌卡辦年貨賺信用卡回...
2018年01月19日
目前距農曆新年仍有一段時間,但近日不少商戶已相繼推出應節貨品...
南商新資金港元定存利率可達1...
2018年01月19日
銀行為吸納新資金,不時會推出新資金定存優惠,如南洋商業銀行最...
與家人齊投保友邦加裕智倍保可...
2018年01月12日
投保AIA「加裕智倍保」危疾保障並成為「AIA Vitali...">投保AIA「加裕智倍保」危疾保障並成為「AIA Vitali...
施羅德偏好中國消費服務業...
2018年01月22日
對於去年大中華股市錄得強勁升幅,施羅德亞洲(日本除外)股票副...
 凱基
 金利豐
 時富
 耀才
 信達
 英皇
 
 瑞銀
 摩通
 匯豐
 法興
 高盛
 法巴  
 
 
徽商銀行重返A股上市隊列 原董事長李宏鳴被逼退
2018年01月08日 08:00

  新華在綫引述《新浪財經》報道,經過長達8個多月的中止審查後,徽商銀行再度「殺回」A股上市隊列。

  近日,徽商銀行發布公告稱,證監會已於近日向該行發出恢復審查通知書,決定恢復對A股發行的審查。

  記者注意到,在重回A股IPO排隊行列前,徽商銀行剛經歷過人事上的大變動——原董事長李宏鳴辭任,原行長吳學名接任董事長一職。

  而值得玩味的是,徽商銀行第一大股東上海宋慶齡基金會背後的「中靜系」——上海中靜(實業)集團(下稱「中靜集團」)董事長高央在2017年9月底接受《國際金融報》記者採訪時曾強調,徽商銀行重啟IPO必將在原董事長李宏鳴辭任之後。

  回歸時間點「微妙」

  2017年3月,徽商銀行在港交所發布公告稱,鑒於該行須就相關法律法規及證監會要求所涉及的部分事項與部分董事、股東進一步協商,且考慮到該行審計服務機構面臨更換,該行3月23日董事會通過決議,決定向證監會申請中止審查A股發行。

  2017年4月18日,徽商銀行公告稱,證監會同意該行中止A股發行審查。

  不過,《國際金融報》記者此前多方採訪後發現,事實上,高層內鬥、股權糾紛、經營混亂都是徽商銀行上市路上的「絆腳石」。

  尤其是高層內鬥,高央曾對《國際金融報》記者表示,徽商銀行重啟IPO必將在原董事長李宏鳴辭任之後。

  當時,高央強調,中靜與徽商銀行董事會沒有分歧。「我們只是與其董事長、董秘有分歧。徽商銀行公司治理存在問題,但又不願糾正,甚至發展成內部人控制,這是問題的根源」。

  微妙的是,事情正如高央所言的那樣發生了。在公布重回A股IPO排隊隊伍前,徽商銀行剛剛宣布董事長李宏鳴辭任,原行長吳學名接任董事長一職。

  徽商銀行還表示,目前該行人事提名和薪酬委員會的委員共6人,其中3人為獨立非執行董事,未符合《香港聯合交易所有限公司證券上市規則》的有關要求,即獨立非執行董事佔大多數的要求。為符合上述規定,該行將計劃增補獨立非執行董事至董事會及人事提名和薪酬委員會。目前,徽商銀行正在選擇獨立非執行董事人選。

  公眾持股逼近停牌線

  盡管目前徽商銀行A股發行恢復審查,但其股權結構仍令人擔憂。

  根據2017年12月29日徽商銀行發布的公告,該行目前的H股公眾持股量約為16.92%,仍低於《香港聯合交易所有限公司證券上市規則》(「上市規則」)第8.08(1)(a)條規定最低25%的水平。

  其中,上海宋慶齡基金會間接持有該行已發行普通股總股本約14.86%。安徽省能源集團有限公司皖能集團直接、間接持有該行已發行普通股總股本合計約10.65%。

  記者梳理發現,徽商銀行的H股公眾持股量問題始於2016年。2016年5月11日,徽商銀行第一次發公告表示,其H股公眾持股比例低於港交所規定的25%紅線。時隔不足一個月,徽商銀行又發公告稱,該行的公眾持股比例已由24.12%進一步下降至20.05%。

  去年6月27日,徽商銀行再發公告,稱上海宋慶齡基金會及其關聯公司通過其間接控制的中靜新華香港增持徽商銀行H股權益。上海宋慶齡基金會間接持有徽商銀行已發行普通股增加至14.20%。徽商銀行H股的公眾持股量進一步下降至約19.68%。

  如今,最新公告顯示的16.92%,已更加逼近港股最低公眾持股停牌線(15%)。

  中靜系如願後閉口不談

  為何公眾持股量在持續下降,徽商銀行曾公開解釋稱,H股公眾持股量持續低於最低水平是由於該行主要股東持續增持該行H股所致。

  而從此前的公告來看,所謂的「主要股東」矛頭直指「中靜系」。

  據悉,上海中靜實業集團(即「中靜系」)實際控制人於2011年將該集團97.5%的股權捐贈給上海宋慶齡基金會。但徽商銀行在2017年8月31日的公告中曾指出,上海宋慶齡基金會在2014年、2015年、2016年年度審計報告中披露其對中靜系不參與管理,無重大影響與控制。

  事實上,早在2016年6月,有媒體還曾公開質疑稱,在捐贈絕大部分股權之後,「中靜系」經營權則繼續保留,而對徽商銀行連續增持的決定亦由「中靜系」作出。不過,該說法遭到了上海宋慶齡基金會與中靜系雙方的否認。

  公開資料顯示,截至目前,上海宋慶齡基金會間接控制的中靜新華資產管理有限公司、中靜四海實業有限公司、中靜新華資產管理(香港)有限公司、Wealth Honest和Golden Harbour均持有徽商銀行股權。

  對於公眾持股量問題,徽商銀行在最新公告中給出的解決方案包括:建議該行主要股東減持其所持的該行股份;繼續推進A股首次公開發行並上市的項目;在充分考慮市場情況和周詳計劃的基礎上,擇機進行H股配售。

  這與2017年9月徽商銀行公告中給出的解決方案基本相同。不過,高央曾對記者表示,截至2017年9月底,徽商銀行並未就「建議本行主要股東減持其所持的本行股份」與其進行任何討論。

  那麽,在與「中靜系」有分歧的前董事長李宏鳴辭任後,徽商銀行是否就上述問題與「中靜系」等大股東進行過討論呢?

  對此,《國際金融報》記者近日再次採訪中靜集團相關人士。但此次,該核心人士卻對記者表示:「不方便說。因為徽商銀行在香港上市後,有相關規定需對上市公司相關情況進行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