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料電郵:money@hkheadline.com


飛台中單程最平138元起...
2018年05月18日
廉航選擇愈來愈多,周末出遊變得愈來愈容易,如能善用廉航優惠,出遊將更輕鬆,如最近HK Express 推出「週末出遊」 限時機票優惠,於2018年05月18日至2018年05月20日期內,購買來回機票...
網上買聖安娜餅券7折...
2018年05月17日
不少商戶均會於網上推出優惠,如最近聖安娜推出的網上購餅券優惠...
中銀卡豐澤購物賺現金回贈...
2018年05月03日
趁信用卡與商戶合作提供簽賬優惠時購物,變相自製折扣優惠。如中...
【專題】美息上調 敍造美元定...
2018年05月08日
美國多次加息後,近期本港銀行亦開始調高美元存款利率,個別銀行...
藍十字付2人旅保費保全家...
2018年05月18日
大部分保險公司都會針對家庭客戶推出旅保優惠,如藍十字最近推出...">大部分保險公司都會針對家庭客戶推出旅保優惠,如藍十字最近推出...
富達:A股市場將變得更成熟...
2018年05月15日
A股即將入摩,富達國際基金經理馬磊預計,A股被納入MSCI指...
 凱基
 信達
 時富
 耀才
 英皇
 金利豐  
 
 法巴
 法興
 摩通
 瑞銀
 匯豐
 高盛
 
 
中興危局有轉機了? 是時候再複盤一下經驗和教訓了
2018年05月14日 14:00

  新華在綫引述《新浪財經》報道,2018年5月13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在推特上發文稱:「正與中國領導人共同努力,以找到快速恢復中國大型通訊公司中興業務的辦法。」

  他說:「(中興事件造成)中國很多工作崗位的丟失。已下令商務部著手解決!」

  這位「推特治國」的美國總統在公開的聲明中表達對中國就業機會的關切,恐怕還是破天荒第一次。這也意味著4月16日美國商務部啟動禁令後,中興終於迎來了一絲曙光。

  這同時意味著這場已持續近一個月的中興危局,是在中美兩國元首的推動之下,才得以出現轉圜空間的。

  *一劍封喉*

  2018年4月16日(以下時間均為北京時間),美國商務部正式宣佈未來7年將禁止美國公司向中興通訊銷售零部件、商品、軟體和技術。禁售理由是中興違反了美國限制向伊朗出售美國技術的制裁條款。

  這項制裁對中興來說無異于一劍封喉。作為世界上規模最大的電信設備製造商之一、中國最大的電信設施運營商,中興1/3的零部件要靠高通和英代爾等美國企業供應。如果美國禁售,中興幾乎不可能在歐洲等地區找到完整的、有競爭力的替代方案。

  這次制裁是中國公司在國際市場上受到的最嚴厲制裁之一。

  自美國商務部啟動禁令已有接近1個月,中興的生產和經營都已受到巨大影響。

  4月17日,中興通訊在深圳和香港證券交易所上市的股票停牌;其在美國的幾大供應商股價也遭重創,其中光纖網路設備生產商AcaciaCommunications狂跌36%,觸及近兩年低點。

  5月6日,中興向BIS(美國商務部工業與安全局)提交暫停執行拒絕令的申請及相關補充材料。

  5月9日,中興通訊發佈公告稱:「受拒絕令影響,本公司主要經營活動已無法進行。」

  截至發稿,中興智慧手機在國內的主要銷售管道都已暫停銷售。京東中興官方旗艦店取消了「購買」按鈕,中興官網、天貓中興旗艦店均顯示「網站(網店)改版中」。

  這次中美兩國元首直接交涉推動中興危局的解決,更可以說明中興受到制裁並不是孤立的商業個案,在中美貿易爭端加劇的大背景下,它已經被捲進國家利益博弈的龐大車輪之下。

  按照市場規律,如果企業違反本國法律或協議,應該直接罰款。但這次美國作為中興最大的原材料和中間產品供應地,直接禁售原材料和中間品,無異于將中興逼上絕境。

  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教授余淼傑認為,如果不是「中國最大的電信設施運營商」這個背景,換作Facebook等本土企業,美國的處罰肯定不會這麼重。在中美貿易衝突的背景下,美國對中興的禁令,體現了它對中國高科技和高端製造領域體現控制力和制約能力的意圖。

  但中興的命運如何還是要看看兩國之間後續的談判斡旋結果,以及國產自主可控替代化的發展進程。

  *作為教科書的中興危局*

  在危機轉寰空間出現的時候,也許可以再盤點一下中興事件的一些經驗和教訓了。

  對中興這樣一家擁有超過8萬名員工、生意遍佈全球160多個國家和地區、年營收上千億的跨國企業來說,一紙禁令就可以讓其生產和運營頓時陷入絕境。這說明在全球高科技產業分工的鏈條中,中國整體讓仍處於中低端環節的局面沒有得到根本改變。在半導體、大型積體電路、基帶和通訊晶片等核心領域的技術和專利匱乏局面,限制了中國企業的發展和躍遷。自主研發對企業來說,不僅能強化技術儲備,也能保證供應鏈的安全,更能避免在貿易衝突上升為國家乃至全球博弈的局面下,擁有更大的博弈空間和生長能力。

  其次,如何成為一家在全球範圍內遵守遊戲規則的企業,也是這次事件的重要一課。在這點上,中興算得上是「在違法違規的邊緣不斷試探」的典型反例。

  這項制裁緣起於一樁涉敏舊案。2012年,美國就對中興違反禁令向伊朗輸送設備展開調查;2016年,美國商務部宣佈對中興禁售,之後雙方進入長達一年的談判期。在談判期內,中興被發現避開美國制裁,再度向伊朗輸送禁運品。

  2017年3月,中興承認違反美國對伊朗和朝鮮制裁,將支付12億美元罰金——這是美國針對中國公司違反美國制裁條款開出的最大的一筆罰單。中興還承諾處罰該事件涉及的39名員工。但之後美國商務部發現,中興在2016年與美國的談判中做了虛假陳述,有35名員工並未按照協議得到懲處。

  美國商務部長在聲明中表示,「這種惡劣行徑不容忽視。」對執法機構做偽證被戳穿是重罪,這也成為美國商務部認定中興未履行協議的主要原因。

  正是這些對遊戲規則的有意或無意忽視,在中美貿易衝突持續升級的敏感時期,把自己送上了刀口,也成了美國政府在貿易戰和科技戰中的棋子。

  中國公司國際化歷程較短,和歐美公司相比,合規管理體系的建設是短板。連中興這樣的行業巨頭都如此缺失合規意識,遑論中小企業。不僅整個通訊行業,所有跨國經營的中國公司都需要從中興身上吸取教訓:要參與國際競爭和分工,就要遵守法律;不僅要遵守中國的法律,也要遵守其他國家的法律。

  此外,短期來看,國際社會中貿易爭端加劇,中國公司應當學會充分利用國際規則尋找博弈空間。更長遠的問題在於,中國在借助加工貿易融入全球價值鏈、獲得了初期紅利,但我們在國際產業鏈分工中偏下遊也是事實。能否分到更多紅利、掌握更多話語權,就要看能不能在國際產業鏈分工的上游深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