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ey Hunter


晉裕分析當前投資環境
2019年08月15日

晉裕環球資產管理研究部投資策略師陳俊業就當前投資環境作最新分析:

 

阿根廷選舉意外

阿根廷反對派候選人費爾南德斯(Alberto Fernandez)在總統大選初選中以15個百分點大幅拋離其競爭對手,即現任總統馬克理,大大出乎市場意料。由於市場憂慮費爾南德斯上任後,將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重新磋商阿根廷債務協議,事件或會提升其債務違約風險。此外,費爾南德斯高舉民粹主義,其政府所提倡的刺激性經濟政策或加劇阿根廷通脹問題,也是市場的擔憂之處。

 

資產市場波動

事件引發市場波動,阿根廷披索出現暴瀉,8月12日盤中曾一度下試61兌1美元的歷史新低,單日跌幅逾三成。此外,阿根廷股市也於一日內急跌三成。至於債市方面,其中阿根廷2024年到期,票息8.75%的國債價格單日暴跌三分一 。部分有參與新興市場的債券基金資產淨值出現明顯下跌 ,當中如富蘭克林鄧普頓新興市場債券基金受影響程度則最為顯著,按日下跌約3.5%,為2008年金融海嘯以來最大單日跌幅。截至6月30日的數據顯示,富蘭克林鄧普頓新興市場債券基金對阿根廷資產的配置比重約為12%,以國家排行計第二大。

 

市場觀點

我們認為若果費爾南德斯當選,阿根廷披索及其國家股債兩市均有下行空間,因為費爾南德斯曾提及希望推動當地出口,意味或會刻意控制匯率貶值。此外,他提倡減低徵稅,此舉或將加大政府財政赤字壓力,同時把通脹推高,目前阿根廷通脹率已高達55%。IMF早前曾與阿根廷政府達成570億美元的救助協議,但其中要求該政府作出多項承諾,包括在2020年達成財政盈餘高於GDP的1%,可見費爾南德斯所提倡的政策將不能達致IMF的要求。總括來說,若費爾南德斯當選後一如預期推行其提倡的政策,將會對其投資市場帶來負面影響。

其次,儘管我們認為是次阿根廷股債滙暴跌為個別事件,但市場可能因此對整體新興市場的前景展望更為悲觀。過去我們常看到新興市場貨幣出現被連橫追擊事件,像2018年,阿根廷、土耳其、印尼及南非均相繼出現大幅度貶值等,雖然是次不一定會重演,但我們認為應該要為相關風險作出管理。事實上,近期環球央行接連減息,當中包括俄羅斯、巴西、印度、印尼、南韓、南非、土耳其等多個新興國家。相信各個新興國家進行減息,一方面可能是為了控制其匯率穩定外,另一方面也可能為了應對下一波可能出現的經濟危機。因此,我們對整體新興市場抱持謹慎態度,倘若持有本地計價債券,須注意嚴謹管理其匯率風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