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ey Hunter


施羅德投資: 電動車的真正變革先鋒
2019年08月20日

施羅德投資首席投資組合經理Simon Webber指投資者主要關注電動車繁榮的前景。但市場需求真正出現加速增長的卻是其他領域。電動車的發展已出現明顯的轉捩點。產品質素已經改善,而消費需求亦快速增加。也許最重要的是,電動車的擁有成本終於逐漸與傳統內燃機汽車持平。業內誘人的增長前景亦已引起廣泛關注:馬斯克(Elon Musk)的特斯拉(Tesla)的快速增長最令人矚目。然而,未來實現電動車完全普及所需的時間及投資將會超出大部份投資者的預期。我們需要關注新聞頭條以外的其他方面。雖然市場主要關注電動車的應用,但真正引領增長趨勢的是電動貨車及小貨車的應用。

 

電動車面臨的阻礙因素

 

即使我們對電動車佔新車銷售的比例作出非常大膽的預測,環球汽車總量的整體比例亦需要數十年才會出現轉變。這主要是由於兩大原因。首先,現有的電池工廠極少能夠滿足全世界汽車的電力系統需求。建立相關的製造產能需要巨大的投資。Tesla建立的首座「超巨型工廠」耗資50億美元,具備50GWh的產能。若我們假設未來建造工廠所需成本僅為首座工廠的60%,則整個汽車行業完全轉型為電動車所需的累計投入將會超過4,000億美元。顯然,轉型過程將創造龐大的新市場並破壞一些現有市場。投資者或會希望關注那些在電池零件(如電極、電力電子技術及電動機)方面持續發展的主要市場。

另一項阻礙電動車普及的因素是換車速度:汽車的平均壽命大於15年。這在新興經濟體系中甚至更長。假設電動車佔環球新車銷售的比例在2030年為25%及2040年為75%,電動車在環球汽車總量中所佔比例在2030年將會僅為略高於11%,2040年仍低於45%,而2050年僅為77%(根據巴黎協議制定的目標,2050年交通運輸行業需要基本實現零排放)。至2040年,大部份消費者的汽車行程仍會產生大量溫室氣體排放量,而解決該問題的唯一途徑是強制性提前淘汰內燃機汽車。

 

另一方面,商用送貨及物流車輛的負載遠高於乘用車。這意味著貨車的使用壽命普遍較短(或者至少需要更頻繁地更換電力系統)。電動車亦非常適合用於短途送貨網絡等商業用途,因為汽車每天均可返回總部充電。

 

物流行業在這方面正在快速轉變。那些需要依賴大量貨車的公司正在大規模地將貨車及小貨車換為電動車。部份原因是因為城市管理部門正在迅速收緊汽車排放法規。例如倫敦已宣布將在市中心實施世界最嚴厲的汽車排放標準,以幫助減少有毒氣體排放及保護公眾健康。 

 

但另一方面亦是因為電動車的價格更低廉。德國貨運DHL甚至承諾,將於2025年之前實現於70%的「最初及最後一英里」以清潔能源送貨的目標。鑒於其部份營運地區將會有所滯後,這意味著該公司需於該日期之前在德國實現近100%採用低排放車輛的目標。

 

貨運公司正面臨來自客戶的壓力。例如,Amazon近期已宣布2030年之前實現貨運總量50%為碳中性的計劃(預計屆時僅有約10%的現有乘用車已更換為電動車)。

 

Amazon需要公布更多關於如何實現該目標的具體細節,但很顯然,專業送貨及電子商務行業中這種淘汰內燃機汽車的趨勢能夠並且將會更快地發生。也許Amazon除了為Prime會員提供免費的次日達送貨服務之外,很可能會啟動免費電動車送貨推廣活動,並對其他送貨方式實行收費 – 這未必是天荒夜談。

 

投資者亦需考慮更廣泛的背景 — 那些能夠適應各項環球挑戰(如氣候變化)的公司將會處於更有利的位置。Amazon僅是其中一個潛在的例子。

 

消費者及監管部門將會意識到,在消費者駕車往返於實體店鋪進行購物的行程中,他們已對溫室氣體排放產生重大影響。因此,相對於更環保的網上零售商而言,傳統零售商及遠郊大型購物中心將會面臨進一步的監管成本,因為他們需要將氣體排放相關的監管成本納入營運成本之中。作為專注於氣候變化的投資者,我們需要以前瞻性思維考慮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