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ey Hunter


施羅德投資大談2019年的三大主題
2019年01月30日

施羅德投資首席經濟師Keith Wade2018年對於市場來說是艱難的一年,美國股票及政府債券市場的回報均低於現金。這種情況自1900年以來僅在三個年度出現過,意味著目前環境正為投資者帶來巨大挑戰。這種結果主要由兩項因素所造成,它們將會繼續影響2019年的市場表現。經濟增長憂慮 - 首先,隨著貿易磨擦加劇,環球經濟增長令人失望並繼續令人擔憂。由於2017年環球經濟出現同步復甦,市場於2018年初的預期樂觀。在2018年內,受貿易磨擦帶來的威脅影響,環球出口增長放緩。有證據顯示貿易磨擦不僅對出口造成打壓,而且所帶來的不明朗因素亦會對資本開支造成影響。流動性緊縮 - 聯儲局於2018年加息四次,令聯邦基金目標利率範圍上調至2.25-2.50%。由於美元借貸成本上升的效應,美國加息已產生廣泛影響。國際清算銀行近期的分析指出,美元融資的重要性自環球金融危機以來不斷提高。美元強勢已導致亞洲及拉丁美洲的流動性明顯收緊並推高融資成本。除了短期利率上升之外,聯儲局的縮減資產負債表的計劃(通常被稱為「量化緊縮」)亦令市場的流動性降低。

主題一:流動性減退 令槓桿過高的問題顯現

流動性將成為2019年的關鍵主題之一。展望未來,隨著聯儲局繼續實施量化緊縮、歐洲央行結束量化寬鬆計劃(已於最近的政策會議上確認),環球流動性或會進一步放緩。這些舉動意味著日本央行將成為2019年中唯一仍主動實施量化寬鬆政策的央行。中國人民銀行及瑞士央行或會繼續對外匯市場實施干預,但以上各項因素的綜合影響將會導致2019年的整體流動性水平降低。歐洲央行結束購債計劃將對債券市場帶來另一個挑戰,因為該央行是許多市場中的最大買家,其退出將對市場造成較大影響。投資團隊預期孳息率將會面臨上行壓力;然而,這些影響似乎將會主要集中在歐洲以外的市場,因為這些市場在購債計劃實施初期,曾受惠於投資者撤出歐洲核心市場。這意味著歐元區外圍市場、部份新興市場及較低等級的企業信貸將會受到影響。正如2018年新興市場的情況那樣,隨著流動性收緊,風險較高的板塊往往會表現受挫。

主題二:新興市場回升

雖然這似乎與主題一互相矛盾,但新興市場資產有望於2019年錄得回升。如果投資團隊的預測正確而聯儲局決定於2019年6月暫停利率緊縮週期,美元很可能會轉弱。這或會緩解美元借款者及新興市場的壓力。鑒於股市及外匯已大幅下跌,這些市場或已將最壞情況的不利影響消化。宏觀經濟形勢將會非常重要,新興市場很可能需要中國實施新一輪貨幣及財政刺激計劃以吸引投資者重回該市場。這將有助緩解環球貿易再度出現2007至2008年那種暴跌的憂慮。然而,雖然中美貿易將會放緩,但除非貿易磨擦擴大至其他地區,否則投資團隊預期貿易不會急劇收縮,因為經濟活動將會轉移至其他領域。

主題三:民粹主義壓力令各政府轉向財政政策

由於總統特朗普實施的財政刺激計劃,2018年美國經濟增長表現領先。其他國家正在仿效美國的做法。最明顯的例子是法國,總統馬克龍在民眾暴亂之後宣佈減稅以迎合民粹主義者的訴求。意大利曾受到歐盟委員會的嚴格約束,但目前已獲准於2019年實施較寬鬆的財政預算。英國計劃實施財政刺激計劃以應對發生硬脫歐的情況。與此同時,市場觀望中國將會推出更多財政刺激計劃。相對來說,日本很可能成為例外,當地消費稅上調計劃將於2019年10月實施。但即使如此,日本已採取措施以抵銷增稅的影響,而在2019財政年度預算案中公佈的新增財政開支或會抵銷新增的稅項收入。關鍵在於,各政府在尋求經濟增長方面而不再透過經濟改革增強競爭力或提高就業市場的靈活性。目前的方法是以減稅、增加公共開支或監管(例如上調最低工資標準)作為權宜之計。雖然其中部份措施為必要手段並且早該實施,但各政府已無法强硬對抗民粹主義者要求實施財政計劃的壓力。這意味著政府將會增加公共借貸,例如美國已將今年預算赤字佔國內生產總值的比例提高至4%,對於失業率正處於1969年以來最低水平的經濟體系而言,這令人感到意外。在現時經濟週期階段,預算本應處於接近平衡甚至盈餘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