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ey Hunter


富蘭克林鄧普頓解說 現代貨幣理論的危險之處
2019年04月15日

富蘭克林鄧普頓固定收益團隊首席投資官Dr.Sonal Desai指在經濟和政治界,“現代貨幣理論”成為近期的熱點話題。現代貨幣理論受到了一系列重量級人物的嚴厲抨擊,包括前美國財政部長 Larry Summers、前國際貨幣基金組織 (IMF) 首席經濟學家 Ken Rogoff等等。

 

現代貨幣理論的基本原則是:(1) 政府對本國貨幣發行具有壟斷性;(2) 與家庭或企業不同,政府沒有預算限制;因為可以印製貨幣,所以它的錢永遠花不完;以及(3) 只有過度通貨膨脹才會限制政府的開支能力。現代貨幣理論的擁護者認為,政府應該設定公共開支和稅收,以最大限度創造就業機會以及帶來穩定、溫和的通貨膨脹。我們認為,現代貨幣理論擅長偽裝自己;它表面上是一套合理的原則,之後卻演變成危險的政策理念:不用擔心公共債務。事實上過去十五年來,已發展經濟體的公共債務佔國內生產總值的比率已經大幅上升,僅德國除外。這意味著將新增大量政府債券供給,或將迫使私人投資退出。此外,政府還需要花費更多開支,以支付債務利息。

 

這就是現代貨幣理論的危險之處。現代貨幣理論稱政府沒有預算限制,打著“理論派”的旗號,為民粹主義煽風點火。在美國和歐洲,政客們日益傾向於提供簡單、輕鬆的解決方案:退出歐盟(脫歐);說服歐盟讓你花更多錢,如意大利的“國民收入保障”;排斥外國勞工等。

 

這引發了兩種風險,這與公民和投資者息息相關。首先,在教育、基礎設施和公共開支上迴避艱難選擇,將會削弱已發展經濟體的長期增長潛力,而原本技術進步可幫助我們提高生產率。這將直接影響金融資產的表現,並將加劇地緣政治緊張局勢,而其已造成顯著的市場波動。第二,由於政客和選民對後果漠不關心,並且熱衷於使用現成的政策,出現嚴重錯誤的風險將呈指數級上升。這可能引發重大的主權債務危機、新的金融危機、通貨膨脹的飆升或是一個主要經濟體的長期衰退。雖然這些只是尾部風險,但隨著政策提案的分佈向長尾和肥尾擴張,此類風險的發生率也相應增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