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ey Hunter


富蘭克林解究非洲投資機會
2019年05月14日

富蘭克林團隊指新興市場為投資者提供了廣闊天地, 但許多投資者將目光聚焦於亞洲和拉丁美洲的新興市場。非洲新興市場常被人忽視,許多投資者認為南非是非洲大陸上唯一重要的市場,但我們對前沿市場領域的潛在機會持開放態度。非洲是全球城市化潛力最大的地區,特別是肯尼亞、尼日利亞等國的增長潛力。

團隊尤其認為新興市場經濟體的人口特徵及技術創新是非洲長期增長的動力來源。非洲的人口眾多、年輕且增長快速,這將成為非洲經濟增長的一個關鍵的潛在驅動力。例如,尼日利亞是世界上人口增長最快的國家之一,預計至二零五零年其人口將從1.96 億增長至4.106 億,平均年齡中位數分別是18.3 歲與20 歲,人口和勞動力增長或將推動非洲中產階級的持續擴張。由於非洲人口大幅增長,以消費者為目標客戶的跨國企業在當地的分支機構都紛紛根據不斷增長的非洲中產階級人口定制開發產品。食品、個人護理、家庭護理甚至酒類等產品都有機會在非洲市場提高滲透力。同時,我們認為隨著非洲市場財富的增加,高端消費的需求將進一步擴大消費規模。例如,烈酒在非洲是高端產品,而擁有中、高收入的東非人一直在推動這市場的增長。即使在宏觀經濟和消費的低迷時期,烈酒增長仍然相對有彈性,而且價格敏感度較低。非洲消費者的消費欲相當強烈,因此促進了高收入群體的消費增長。

非洲企業突破傳統模式或系統,應用全新技術,直接轉向現代解決方案往往比舊技術更便宜且可持續。非洲技術快速發展的步伐表明,非洲一些國家可能成為其行業未來的領導者。在肯尼亞一家大型企業率先推出移動支付和相關服務。而儘管現金支付仍占主導地位,電信企業正爭相申請銀行牌照,為人們提供移動支付服務。這意味著,大規模的普惠金融有可能實現,甚至農村人口也能獲益。電信企業正積極與允許移動客戶擁有銀行賬戶和進行數字交易的銀行建立合作關係。因此,電信企業獲得了新的收入來源,銀行拓展了客戶群,並降低了實體成本。同時,消費者也以更低價格獲得更方便的用戶體驗。

另外,過去幾年中國在非洲的投資激增,依照中國“一帶一路”倡議,中國為其鐵路、公路、機場和港口等基礎設施提供投資,解決非洲的燃眉之急。在二零零三至二零一四年間,中國對非洲的外商直接投資(FDI)從 4.91 億美元大幅增長至 324 億美元。中國積極參與基礎建設及製造業領域投資,在非洲有數以萬計的中國私營企業,它們滲透到各行各業,從零售到農業行業。外國機構投資者在非洲頻繁地進行交易,往往增加其流動性。

當然,投資非洲並非沒有風險和挑戰。但我們相信,非洲大陸可以為主動管理者提供較多的投資機會,讓我們在相對不成熟的市場領域尋找具有長期潛力的企業。因此,團隊相信除了南非,肯尼亞和尼日利亞亦漸漸成為非洲大陸上重要的市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