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ey Hunter


百達資產分析新興貨幣走向
2019年05月24日

百達資產管理新興市場債券投資團隊高級投資經理Robert Simpson認為,由於中美貿易談判仍在進行,相信内地不會希望貨幣水平成為焦點。人民幣一旦貶值,可能會進一步增加談判的複雜性。 但如果談判失敗,或者美國遲遲不撤銷關稅,美元兌人民幣突破7的關口便相對提高。一旦發生這結果,團隊認爲這屬於正常經濟反應,多於因爲利用人民幣貶值作爲武器

 

人民幣的穩定性被國內投資者視為信心的主要來源,任何大幅波動都可能削弱投資者信心,導致國內股市波動加劇。但對於外國投資者,則有另一個角度。一個較爲平衡的人民幣水平,可能會促使他們增加投資内地資產,與此同時,中國債券和股票被納入國際指數,會繼續促使資金繼續流入國內資產。中國當局也清楚地意識到疲弱人民幣對全球經濟會有連鎖反應

,如果人民幣大幅貶值,那麼全球資產(包括新興市場資產)的反應將會非常顯著。團隊預計,其他自由浮動的貨幣將出現比人民幣更大的波動,全球股市將受到影響。

 

基於當地的資本賬戶未完全開放,如果中國選擇保持貨幣穩定,這就增加了推出更多寬鬆措施的可能性,包括透過降準等行動為市場注入流動性,又或者進一步推出財政措施等,重要的是,繼2018年出現重大調整後,新興市場資產目前的風險溢價比其他全球資產為高

 

團隊認為,一旦市場對貿易戰憂慮升級,投資者會越來越傾向美元等避險貨幣。對此,不同新興市場貨幣反應不一,受壓較大的貨幣包括對外融資需求高的土耳其里拉,以及經濟增長乏力加上外匯儲備不多的阿根廷比索等。團隊目前在戰略上已經對某些新興市場貨幣有所減持,但團隊有足夠靈活度去根據市況作出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