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ey Hunter


普信展望中國經濟實力對全球增長至關重要
2019年06月26日

普信指出,繼度過困難的的一年後,不少主要金融市場於2019年上半年走勢凌厲。踏入2019年下半年,普信旗下高級投資專家雖對全球各經濟體和金融市場的前景保持審慎樂觀,但亦提醒投資者注意貿易衝突升級,以及不少地區的民粹主義抬頭,已對市場構成重大下行風險。

普信投資部主管兼集團投資總監Rob Sharps指出,關稅對經濟和企業盈利增長的直接影響目前雖然看似受控,但對企業信心、資本開支和招聘造成的次要影響可能會令企業盈利在下半年轉好的機會下降。他表示:「雖然我認為出現這種情況的機會偏低,但的確有可能發生。」

中國經濟實力仍然是影響全球增長的主要因素。中國是世界上少數仍有空間放寬貨幣和財政政策的經濟體之一。2018年末國內經濟增長緩慢促使中國政府放寬信貸政策並增加開支,但效果可能未如當局所願。普信基金經理兼股票投資總監Justin Thomson指:「除非中國再次加推經濟刺激措施,否則我們普遍對全球增長保持審慎態度。」

 

貿易戰構成最大地緣政治風險

由於政治考慮成為影響中美貿易爭議的首要因素,中美貿易戰僵局料將維持。鑑於美國總統特朗普將在2020年競逐連任,他可能希望將與中國達成協議的時間推遲至明年,而中國則可能希望藉貿易戰僵局打擊特朗普的選情,讓當局能與其繼任人進行談判。

Sharps續指:「美國似乎堅決反對與中國達成外界看來弱勢的協議。因此,在雙方更迫切希望解決貿易爭議前,市場環境可能會變得更加困難。中美能否就貿易戰達成協議,以及全球經濟和盈利增長會否出現轉好的跡象,是決定市場走勢的兩大因素。若具備上述條件,美股或將創下新高。反之,市場則需要下調2020年的預測。」

 

 中國在全球製造業中的地位難以取代

由於未來需求欠明朗,中美貿易衝突引致的漣漪效應已對中國在區內的貿易夥伴造成負面影響。雖然包括越南在內的個別經濟體已從上述最新發展中受惠,成為供應鏈中中國的替代者,但中國作為世界一大貨品製造商的地位難以取代。我們預計,經濟主體和投資者在局勢明朗化前應會保持審慎。

普信亞太區多元資產方案主管普樂維(Thomas Poullaouec)指:「隨著相關預測由低位回升,投資者對中國市場的情緒已迅速轉變。因此,相較早前樂觀的看法,我們現時對中國資產的配置更加平衡。我們維持對新興市場股票的偏高比重,因其估值相對吸引,加上美元料將走弱,但當前眾多不明朗因素已令這個比重有所下降。若中美就貿易問題達成協議或中國加推經濟刺激措施,我們對新興市場和中國資產的看法或會更樂觀。現時我們認為前者不會發生,後者機會則頗大。」

 

聯儲局減息/保持利率不變對亞洲信貸市場的影響

 

由於美國聯儲局已表明或會減息,全球債券孳息率應聲走低。追求收益的投資者普遍關注信貸資產及新興市場債券。當中亞洲信貸市場的風險回報水平吸引,可提供較其他新興地區更高的防守性。

 

日股可為著眼長遠的投資者提供價廉物美的投資機會,澳洲市場能否維持穩健有待觀察日本市場已充分消化投資者對前景的悲觀情緒。我們在一定程度上認同,日本企業未來盈利因貿易衝突面對不少不利因素,但投資者不應忽視的是,當地企業管治的結構性變化應能在未來數年利好股東。對於長線投資者來說,目前部份估值偏低的日股似乎可提供不俗的投資價值。

 

年初至今澳洲市場表現意外穩健,主要是因為澳洲大選結果出乎意料,加上澳洲儲備銀行實行明顯寬鬆的貨幣政策,為當地市場提供充分支持。鑑於當地樓市仍然脆弱,以及貿易問題帶來不明朗因素,澳洲市場投資者應於下半年做好準備,以面對較上半年更加波動的市況。

 

全球風險仍在,但經濟衰退機會不大

 

由於大多數已發展經濟體增長低於潛在水平,市場對美國和全球經濟增長的憂慮重燃。歐洲和日本的企業盈利增長已放緩,而當地貨幣兌美元亦難以扭轉弱勢。雖然環球股市估值相對便宜,但企業盈利持續下降。貿易戰已蠶食企業信心和資本開支,這在日本、韓國、台灣和德國等依賴出口的經濟體尤為明顯。不過,增長放緩並不意味當前經濟周期告終,因為目前資本錯配或「非理性亢奮」等表明周期結束的徵兆並不明顯。Sharps表示:「雖然目前投資環境充滿挑戰,但我們對長期前景維持樂觀。鑑於市場已接近歷史高位,加上有關風險升溫,投資者應瞻前顧後、未雨綢繆。」

 

長期變革:龍頭企業不甘示弱

越來越多龍頭企業藉助財務優勢和品牌地位,抵禦日新月異的科技創新和變革帶來的衝擊,當中不乏成功者。同時,鑑於今年初個別備受矚目的創科新股上市後表現令人失望,投資者對投資於難以在短期盈利的顛覆性科技企業持審慎態度。隨著有關市場力量、資料私隱及虛假內容的憂慮日漸升溫,預計各國很快會加強對科技公司的規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