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ey Hunter


施羅德投資: 美國經濟衰退風險: 類似1998年或2001年?
2019年07月29日

施羅德投資經濟師Martin Arnold指美國經濟活動正在持續減弱,目前似乎已進入商業週期的後期階段,經濟衰退的風險即將到來。另一種可能性是美國經濟僅是處於週期中段的放緩階段。儘管可作比較的歷史例子較少,1998年及2001年的美國經濟放緩可作為有用的參考。雖然2001年的放緩導致經濟衰退,但我們仍有一些樂觀理由認為目前的環境與1998年那樣的放緩情況相似,特別是如果決策者能夠提供充足的支持並抑制潛在經濟衰退的威脅。

 

貿易磨擦將使真正的商業週期追隨者感到憂慮

 

現時美國(及環球)經濟面臨的最大衝擊或來自於近期貿易磨擦持續升級。雖然市場情緒仍穩健,但這項不明朗因素正對投資造成影響,從而影響經濟增長預期。在貿易不明朗因素的壓力下,投資仍在不斷展期,但若實際政策發生改變,這種情況或會出現逆轉。

 

實際上,商業週期動態的依據可能將許多不同理論框架的元素結合。確實,每個商業週期都有不同,但在一個由經濟體系中剩餘資金堆積發展而來的商業週期中,週期的終結將於某個階段變得不可持續,從而導致經濟出現放緩,並且隨後通常會出現衰退。

 

如果決策者認為有需要,貨幣及財政政策均可透過刺激或限制市場行為而對經濟活動水平產生影響。例如,透過上調或下調稅率,政府分別能夠抑制或支持家庭消費。同樣,若央行上調(下調)利率,這將抑制(鼓勵)企業投資或家庭消費。若過度收緊政策而造成政策錯誤,這可能無意中導致經濟轉向下行。

 

美國國家經濟研究局(NBER) 確定美國商業週期的日期並劃定經濟衰退期。特別是,NBER僅確定商業週期的兩個階段:擴張及衰退。NBER對經濟衰退的定義是「經濟活動持續減弱的時期」。根據NBER的定義,在衰退期間,經濟活動將會大幅下降。NBER的定義與技術性衰退(連續兩個季度負增長)不同,並使用多項經濟變量(包括國內生產總值、失業水平及工業生產)以確定經濟週期的頂部及底部。

 

據NBER數據顯示,以往經濟衰退階段的平均持續時間通常約為11個月。

 

 

1998年美國股市表現出眾

 

在以往所有經濟放緩的例子中,美國股市均表現低迷,唯有1998年例外。1998年的股市表現明顯出眾,在隨後9個月內錄得35%的升幅。當時聯儲局已開始減息,而股市於1998年中逆轉跌勢並強勁回升。聯儲局於1990年代末實施的寬鬆貨幣政策對貨幣供應帶來支持,並成為經濟增長的另一個利好因素。

 

1998年的情況與目前的環境有一些相似之處:在央行支持經濟增長的環境下,消費者及企業情緒高漲。聯儲局仍可以將通脹降至與1998年相似的低位水平。1998年9月開始的聯儲局減息有助於貨幣供應增加,這對於促進投資環境回升非常重要。

 

 

美國決策者能否實現「軟著陸」?

 

聯儲局官員在以往的週期中討論過以「保險式」減息支持經濟增長,而2019年聯儲局轉向溫和立場再度顯示聯儲局正對經濟前景的明顯減弱作出反應。與以往經濟週期的同一階段相比,目前利率正處於歷史最低水平。此外,央行透過量化寬鬆向金融體系注入的流動資金不斷增加,在美國及環球範圍均是如此。這種寬鬆的經濟環境或會繼續帶來支持,這亦使我們相信目前放緩期的持續時間或會超出以往,並可能避免放緩期後通常會出現的衰退階段。

 

 

經濟擴張愈長,衰退愈短

 

有一些證據顯示,經濟衰退前商業週期的長度決定了後續衰退的長度:經濟擴張愈長,衰退就會愈短。若將目前環境與2001年的放緩相比,這些證據顯得很充分。聯儲局亦於2001年衰退前加息,但於2001年減息卻過於遲緩。工業活動出現大幅下跌,而庫存積壓導致後來出現庫存過剩,從而造成資本開支下降 ,這一點亦與目前環境一致。此外,油價升至歷史高位水平,而在「千年蟲」事件後,科網股熱潮由盛轉衰。由於當時新任的喬治·布殊政府實施擴張性財政政策,這次衰退期僅持續8個月,較平均水平為短。相反,特朗普政府財政刺激計劃的作用目前正在消退。

 

雖然美國經濟似乎正處於商業週期的後期階段,但我們仍有一些理由保持樂觀,因為目前有跡象顯示與本輪週期更相似的可能是1998年而非2001年。然而,2020年仍可能出現衰退,當局需要實施適當政策以助美國經濟實現「軟著陸」。而雖然在出現放緩階段訊號後美國股市通常表現較為疲弱,但若美國政策帶來利好支持,美國股市仍可能出現上升,至少會符合市場預期。若無法做到這點,則有可能爆發危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