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ey Hunter


聯博︰中美貿易戰另啟新戰場?
2019年08月07日

聯博固定收益資深經濟師 Eric Winograd指全球金融市場持續關注中美貿易戰發展,隨著戰火延燒,哪些商品與服務種類將被加徵關稅,而中美雙方又會採取何種反制措施。然而,貿易衝突也可能波及貨幣市場,值得投資者密切留意。

 

貨幣一直是此次貿易戰的潛在衝突點。美國政府指責中國操縱匯率,藉此維持人民幣弱勢,有利於出口。事實上,中國近來維持相對強勢的人民幣,並未刻意讓貨幣走貶,但美國顯然對於匯率變動愈來愈敏感。

 

因此,中國於8月5日讓人民幣兌美元跌破7元關口,無疑是中國對美國發出的一記警告。倘若貨幣衝突升溫,美國政府可能打破傳統做法,出手干預美元,聯博認為此舉將衝擊金融市場與風險性資產,擴大貿易戰範圍,波及可能受到美元貶值影響的其他國家。

 

貨幣市場是一場零和遊戲,美元貶值,其他貨幣就會升值。全球已有許多經濟體處於疲態,以歐洲與日本為例,貨幣走強可能導致兩國的經濟陷入衰退,政府將必須採取對策因應。儘管現在只是我們假設的情境,但相關風險值得密切關注。

 

貨幣干預雖鮮有出現,但不無可能

 

外匯市場的起伏決定了全球各國貨幣的價值,但決策當局偶爾會介入買賣本國貨幣,藉此影響貨幣價值,也就是企圖影響市場機制。過去貨幣干預是常見現象,但從1990年代中期以來,成熟國家已經很少這麼做,美國並未透過干預手段來設定美元匯率目標。

 

貨幣干預之所以少見,是因為效果通常不佳。貨幣市場的規模龐大,貨幣干預能否長期改變貨幣價值,尚難判斷。此外,在各國政府加強協調合作之下,各界已普遍認為外匯干預是損人利己的政策。一國變強,他國則變弱,進而可能採取報復行動。倘若一國出手干預,則所有國家都陷入僵局,同時也會衝擊金融市場。

 

儘管如此,聯博不排除美國干預貨幣的可能性。美國總統顧問公開表示,干預貨幣已被納入白宮的討論事項之一。光是這點便極為不尋常,顯示美國政府對匯率變化相當敏感。

 

貨幣干預的實際運作

 

貨幣干預如何運作?美國總統能夠下令干預貨幣而不受任何監督制衡。美國財政部也能命令聯儲局動用紐約聯邦準備銀行的交易平台賣出美元。歷史經驗顯示,聯儲局曾動用同樣金額的自有資金,加入干預的行列。事實上,聯儲局可以不採取行動,但聯博預期聯儲局將會干預,以避免與財政部不同調。

 

倘若財政部與聯儲局確實出手干預,聯博認為雙方會可能讓過程透明公開。從學術文獻與過去干預的證據可明顯看出,政府必須釋出干預訊號,才能達到效率最大化。舉例來說,紐約聯邦準備銀行的交易平台銷售美元給主要交易商,財政部同時對外公佈干預外匯市場。

 

政策訊號的重要性不遜於政策行動

 

倘若特朗普政府確實出手干預匯率,對外必須釋出清楚明確的訊號,因為以動用到的美元金額而言,干預本身對於貶低美元難有長期效果。財政部外匯穩定基金約有950億美元,其中多數可轉換為流動性美元作為干預匯率之用。倘若聯儲局動用同等金額的資金,則代表可供賣出的美元達1,500-2,000億美元,規模看似龐大,卻遠小於外匯市場每日達幾兆美元的交易金額。

 

聯博認為,干預初期有機會讓美元走貶,但效果能否持續,將取決於其他政府的因應對策,以及美國政府是否願意視需要持續出手干預。一國能賣出多少本國貨幣,理論上並無限制。倘若既有準備金用盡,美國財政部可以發行更多債券以賣出更多美元。

 

貨幣干預的後續影響

 

美國干預貨幣的機率有多高實難預估。決定權掌握在美國總統特朗普手上,但觀察過去兩年的施政,他的政策好惡有時難以預測。倘若干預機率增加,聯博認為美國政府會採取先威脅後行動的做法,藉此促使其他國家採取行動,而不必實際訴諸貨幣干預。

 

但聯博認為,美國的意圖已日益明顯。

 

貨幣干預目前已成為隨時可以施展的政策工具,投資者必須密切關注。倘若美國出手讓美元貶值,預計風險資產市場難有正面反應。長期而言,美元走低或許有利於美國企業出口,但短期卻可能加深全球衝突與緊張氣氛,同時削弱全球經濟力度,恐怕是弊大於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