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ey Hunter


施羅德:「特朗普通脹效應」下西方經濟體或再面臨通脹
2017年01月05日

施羅德投資投資分析師Ben Arnold指,在「特朗普通脹效應」的推動下,西方經濟體系最終或會再度面臨通脹,相對於去年同期,許多國家已擺脫通縮,通脹並回升至接近2%的目標水平。


面對通脹或再臨,Ben Arnold表示,施羅德的研究有充分證據證明股市具有長線投資的價值,當利率低於通脹時,儲戶很難保持資金的實際價值,而由於企業可將上升的成本轉移至顧客,股市通常與通脹存在正相關性,部份基金經理認為通脹將帶來實質機會,投資者需要注意的是長期而言,股市的波動性將會趨於正常水平,即使經歷過科網股泡沫及金融危機,股市回報仍遠優於現金儲蓄。


Ben Arnold續稱,債券的作用也值得考慮,儘管高通脹通常對債券不利,因隨著物價上升,債券持有人所得收益的購買力會降低,同時影響債券的價值,不過高通脹通常會促使央行上調利率,從而導致新發行債券的利息上升,即當新債券的利率為5%時,舊債券的3%票息便不具吸引力。


Ben Arnold補充,部份政府及企業會發行通脹掛鉤債券,票息付款是與特定的通脹率掛鉤,因此票息可能會上升,其代價是票息通常會低於傳統債券,這方面的例子包括美國的「抗通脹債券」(TIPS)或英國的指數掛鉤國債(link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