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ey Hunter


富蘭克林鄧普頓指經濟基本面將在更大程度決定全球經濟發展
2018年08月22日

富蘭克林鄧普頓高級副總裁及多元資產投資方案團隊基金經理Matthias Hoppe指特朗普一直透過Twitter表達對貿易問題看法。他一再威脅要對更多來自海外的商品徵收更高的關稅,影響力不僅體現在股市上,也在整個金融市場中反映。

根據觀察,特朗普關於懲罰性關稅的推文一經發布, 往往會令美國股票指數及債券收益率波動,美元匯價甚至有時會在一天內升跌。不過到目前為止,它並沒有對今年全球股市的整體表現造成太大的損害。另一方面,隨著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中國施以針鋒相對的關稅作為回應,新興市場貨幣等資產類別一直在波動。 

富蘭克林鄧普頓認為有關貿易和關稅的政治輿論或會持續在未來持續出現。美國將於十一月舉行中期選舉。雖然目前共和黨在國會兩院都佔多數席位,但最近民意調查顯示共和黨人不一定會在十一月再次獲得多數選票。因此,預計特朗普將繼續積極備選,並以對抗外國勢力為噱頭吸納選票。富蘭克林鄧普頓認為,幾乎沒有證據顯示特朗普的保護主義立場帶來了更好的民意調查結果。相反,良好的民意調查結果或源於美國良好的經濟形勢。目前主要的經濟指標,尤其是美國的經濟指標續有強勁增長。作全盤考慮後,富蘭克林鄧普頓認為經濟基本面將決定一切,而不是 Twitter 上的發布。

如果經濟繼續增長,富蘭克林鄧普頓認為這應該對股票等風險資產類別有利,但指出強勁的美國勞動市場能於何時解決日益嚴重的世界貿易放緩問題實在值得商榷。市場情緒迅速轉變或會影響經濟基本面。富蘭克林鄧普頓認為特朗普應該會想在政治利益和經濟劣勢間尋得平衡。由於中美供應鏈整合意義深遠,與中國發生貿易戰的潛在代價乍看起來要比與歐盟開戰的代價更高。

另一方面,美國與歐洲的貿易多半由製成品構成,尤其是汽車。美國和歐盟之間的經常帳戶是平衡的。雖然歐盟對美國的貿易順差高達1,530億美元,美國商品貿易差額為負,但美國的服務貿易順差為510億美元。

富蘭克林鄧普頓認為投資者不必對政治輿論太過在意,反而應該關注可能引發經濟不確定性的任何信號。目前,美國和歐洲的情緒指標似乎沒有顯示出任何警號。富蘭克林鄧普頓預計,今年下半年和明年都可能出現穩健增長,建議投資者應更小心謹慎,避免承擔過多的投資組合風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