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ey Hunter


施羅德 : 新興市場仍具重要性
2018年10月08日

施羅德指投資者普遍了解新興市場在經濟影響方面的重要性,但也許是由於缺乏知識的緣故,投資者通常不知道如何有效地將此應用在投資組合上。投資者或者會錯過自2000年以來全球表現最佳的金融市場機會。此外,投資者避開新興市場也許是由於他們對該市場的波動性存有誤解。

無論從股票還是債券來看,自1999年底以來最佳的回報部份是來自新興市場。 環球發展中經濟體系的股市年化升幅幾乎是西歐的三倍。儘管美國股市於過去10年錄得極長的牛市,但新興市場亦跑贏美國股市。然而,投資者需要承受與新興市場相若的波動方可獲得這些遠比歐洲市場爲高的回報。

本世紀以來,新興市場股市的年均升幅為7.9%,遠高於歐元區的3.5%年升幅(以MSCI歐洲貨幣聯盟指數計),並勝於美國股市的5.4%升幅(以廣泛的標準普爾500指數計)。在此期間,三個市場均出現較大的波動,但新興市場的年波動率為20.9%,實際上略低於歐元區的21.1%。雖然兩者的升幅差距巨大,但波動性相差極小。而美國股市的波動性較低(14.4%)。新興市場的債券投資者錄得8.5%的年升幅(有趣的是,這略高於新興市場股市的回報,並使新興市場債券成為本文所述資產中表現最佳者)。美國債券(10年期美國國債)的年回報率為5.0%,而歐元區債券為5.9%。然而,新興市場債券的波動性最高(9.2%),其次為美國(7.3%)及歐元區債券(5.5%)。

新興市場未在投資組合中佔較大比例,主要原因是這些地區的金融市場規模與其經濟實力相比仍然較小。例如,按名義國內生產總值計,發展中市場目前佔全球經濟總量的比例為45%。但其股市總值僅佔全球股市總值的29%,而其債券市場更為落後,僅佔全球總量的16%。可以確定的是,雖然全球化已加快新興市場融入全球經濟的速度,但其資本市場的開放仍較為緩慢。投資團隊指新興市場的歷史市盈率及市賬率較低,意味著估值低於其他地區。此外,目前的數值低於或處於長期平均值,意味著估值更為吸引。與此同時,新興市場目前的股息收益率高於歷史平均值。

當然亦要考慮公司的債務水平及不同的風險級別,進一步分析以更好地理解新興市場是否已達到低廉水平,或者其低廉估值是否合理。具吸引力的估值未必等於良好回報,但這些指標顯示新興市場值得大眾密切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