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ey Hunter


【嘉信理財專訊】投資者應貫徹對美股的長期策略部署
2019年12月30日

作者:
嘉信理財公司高級副總裁及首席投資策略師 Liz Ann Sonders
嘉信理財金融研究中心,高級副總裁及首席全球投資策略師 Jeffrey Kleintop
 

 

2020年將至,我們對美股保持策略性中立看法,換言之,投資者應維持對股票的長期策略部署,同時把握市場波動進行再平衡,確保達致長線目標。環顧美股市場,小型股的盈利前景減弱,而且債務比率偏高,所以我們仍然看好大型股多於小型股;不過,小型股的估值存在折讓,有望繼續獲得一定程度的支持。

 

製造業的影響力超過其經濟比重

 

截至目前,製造業/商業投資與服務業/消費開支之間的區別仍相當清晰,在未來一年很可能繼續成為市場焦點。市場信心的兩極化是顯而易見的,並且可能最少延續至2020年初。企業高層對前景的信心跌至全球金融危機時近似的新低,消費者預期卻繼續貼近歷史高位。

 

製造業和商業投資偏向週期性,而且本質上是領先指標,故此對經濟的影響力往往超過其所佔比例。回顧歷史,製造業/商業投資是通過勞工市場影響整體經濟;從這個角度來看,來年一切暫時尚算順利。

 

臨近新一年,勞工市場走勢強勁,失業率跌至50年低位,就業人數增長強勁,惟近期失業率有所回升,但仍然處於歷史低位。申領失業救濟人數通常反映勞工市場未來是否健康,故此未來一年需要密切留意;事實上,美國經濟諮商局領先經濟指數(LEI)是我們密切注視的指標,而申領失業救濟人數正是其十大組成之一。

 

過去一年,領先經濟指數持續趨平,按年變動再次逼近零水平。目前看來,近期弱勢令人聯想起過去兩次同一週期的經濟放緩,而兩次皆與製造業有關。不過,往後繼續積弱很可能會加劇經濟進一步收縮的風險。世界其他地區或有利好消息。自2018年貿易戰爆發以來,環球領先經濟指數一直領先美國領先經濟指數,直至最近才趨於穩定。美國以外地區經濟進一步好轉,或會預示美國領先經濟指數回穩,但可能有一定滯後。

 

中美達成簡化版或全面協議?

 

儘管中美達成「第一階段」貿易協議,但與美國的初步目標相距甚遠,亦即促使中國放棄國家主導型經濟,邁向比較開放公平的模式。美方暫時延遲於20191215日生效的關稅。基於關稅針對大量消費者產品,故此暫緩實施實屬利好消息;此外,華府亦局部調低早前加徵的關稅,將由9月開始徵收15%關稅下調至7.5%

 

然而,「原定」對2,500億美元中國產品徵收25%的關稅依然存在。中方亦同意增購美國農產品,由目前每年不足100億美元(過去最高採購額為290億美元)提高至400億美元,但不會公開產品清單,換言之監察作用存在一定限制。

 

有關「協議」亦不代表特朗普政府將放棄運用關稅和其他貿易壁壘措施,不再以此脅迫其他國家作出各種讓步或用作懲罰工具。這種持續不明朗因素難免削弱企業信心,繼續壓抑資本開支。即使貿易緊張局勢稍有緩和,2020大選年勢必充滿爭議,企業信心恐怕會受到拖累。事實上,根據美國供應管理協會(ISM)的製造業調查,美國製造業預計在明年將減少資本開支,預期由2019年的6.4%增幅降至2020年的2.1%跌幅,這是11年來首次有此現象。

 

聯儲局出手相助?

 

聯儲局在2019年三減息,無疑為資產市場以及易受利率影響的經濟領域注入動力。目前聯儲局預計明年將「按兵不動」,最近更表明將變相調高加息決定所依據的通脹標準,即使勞市場緊張導致工資升幅加快亦不例外。我們相信,今年的通脹率可能稍高於預期,這可能是市場波動的原因。

 

從歷史所見,在聯儲局連續大幅減息的週期(三度減息後再減息兩次或以上),股市表現相對不及聯儲局進一步減息不足兩次的時期。由於聯儲局繼續積極減息很可能是為了抵禦衰退,情況亦順理成章。

 

盈利需要改善

 

所以,就目前來說,聯儲局的立場不僅能夠支持週期內的放緩,亦可支撐股市的表現;但是,市盈率背後的利好因素可能已經大致上無以為繼。相比歷史水平,各項估值指標(包括市盈率)普遍高未來難免需要盈利增長,方能分擔支撐大市的重任。根據Refinitiv的數據,標普500指數的盈利增長率預計將於2020下半年回升至雙位數,但估算數字已經連續多月下跌,而且很可能繼續下。

 

值得一提是,關稅和單位勞工成本上漲同樣對利潤率構成壓力,去全球化的長期效應更令情況雪上加霜。隨著升至歷史偏高水平,利潤早晚需要趕上市場的步伐,否則股市便可能需要進一步回調以反映盈利狀況暫時看來,我們估計明年兩種情況均會出現。

 

2020年環球市場需要新的強心針

 

 

除非全球增長再次加快,否則國際股票未必能夠擺脫過去兩年的波動範圍,畢竟全球股市非常易受經濟環境影響。展望2020年,經濟增長可能視乎中美是否達成全面的貿易協議和財政刺激措施,以扭轉今年製造業和商業投資放緩的現象。假如企業裁員前尚未撤銷關稅,支撐世界經濟動力的消費開支或會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