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ey Hunter


瑞聯銀行評論中美兩市
2020年05月27日

瑞聯銀行評論美國爆發第二波疫情、中美關係再次緊張:

 

美國是否過早解封?

 

固然美國以至全球各地實施封鎖措施是引發經濟衰退的主因,而部分國家正開始逐步解封,但現時有理由令我們關注發生二次爆發的可能性,尤其是在美國這個全球最大型的經濟體。

 

根據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Johns Hopkins University)的數據,早前疫情最嚴峻的美國紐約州和新澤西州的每日新增確診病例,從4月初起已由高位穩定回落,而歐洲和亞洲地區的疫情也不約而同地呈現類似的形態。

 

可是,放眼紐約州和新澤西州以外,美國其他州份至今的每日新增確診病例其實並沒有退減的跡象。

 

值得留意的是,德國和瑞士等歐洲國家均是在每日新增病例由3月的高位大幅下降80-90%後,才開始小心翼翼地重啟經濟;反觀美國除紐約州和新澤西州外,其他州份截至5月中的每日平均新增確診病例,仍然與整個4月份的平均值相若(參閱下圖)。

 

由於紐約州和新澤西州合計在美國全國人口的佔比為9%,而在全國國內生產總值(GDP)的佔比為10%,因此在這兩個州份的疫情緩和意義重大。不過,另外兩個大州包括加州(在美國全國人口和GDP的佔比分別為12%15%)和德州(在美國全國人口和GDP的佔比均為9%)在5月的每日平均新增確診人數,卻仍然比4月的平均值高出20-25%

 

中美在背後的角力升級……

 

中美兩國貿易戰在201912月休戰,為雙方日趨破損的關係紓壓,並讓兩國暫且擺開彼此的長期緊張關係,以在2-3月集中火力應付國內的新冠疫情。

 

然而,好景不常,從最近幾週的舉動可見,中美這兩個全球規模最大的經濟體為了爭奪支配地位的角力,已如我們在20198月出版題為《中美貿易戰終結……(The End of the US-China Trade War…)的焦點報告所估計般,擴大至更多的新戰線。

 

儘管現時有不少討論的焦點,落在美國和部分其他國家要求中國就疫情蔓延全球作出賠償,但對於我們這些長期注視中美關係的觀察者來說,在這些嘩眾取寵的政治宣言背後,美國其實以索償為名,擴大針對中國的經濟發展為實,意在鋪路將打壓的領域由2018-19年時的貿易拓展至更多範疇。

 

其中最明顯的是,美國聯邦退休基金原定於今年將其中一隻基金的基準指數,更改為另一包含中國市場成份的指數,但最近突然決定將這個已經籌備三年的計劃無限期押後,形同禁止聯邦退休基金投資於中國公司。雖然在擬採用的新指數中,中國企業的市值只有約500億美元,規模並不大,但這決定卻引證美國阻撓中國透過美國資本市場集資的意圖。

 

 

中國已經注意到美國挑起金融戰的威脅,並已進一步放寬外資在中國境內股票和債券市場的投資限制,從而在內地金融市場建立外國投資者基礎。

 

由於全球經濟和金融活動有賴資金自由流動來推動,一旦美國加速圍堵中資在募集美元資本的路徑,便可能動搖全球資本市場的整體穩定性。

 

除了金融戰,還有早有烽煙的科技戰美國已經進一步限制中國獲得其主要技術,在鞏固其在5G發展的主導地位之外,也使中國在未來多年更難尋覓其他供應商。

 

美國商務部早前宣佈,計劃將限制出口生產半導體設備等先進科技的規定,由禁止作為軍用擴大至民用。

 

關鍵問題是,中美矛盾究竟會在202011月美國總統選舉之前或以後才白熱化,而近期的種種動作似乎已經增加了在選前開戰的風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