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ey Hunter


木星資產管理: 特朗普連任 2020年基本因素會否改善?
2019年12月16日

木星資產管理副主席Edward Bonham Carter表示,在2020年的政治與經濟角力中,現任美國總統手握一副好牌。隨著彈劾程序啟動,民主黨可能已經使用「王牌」,雖然全球經濟放緩可能對特朗普的對手有利,但誰也不能低估特朗普在政治運動的強悍手腕,尤其是他為明年總統大選召集核心支持者的能力。

 

「這就是經濟」

當今局勢與克林頓(Bill Clinton)競選策略家在1992年總統大選中首次提出該口號之時同出一轍,即確定下一任的白宮主人將對美國的經濟狀況發揮重要作用。就像任何紙牌遊戲需要運氣一樣,特朗普的運氣比大部分人都好。克林頓憑藉扭轉經濟不景氣的承諾擊敗布殊(George W. Bush),贏得那場著名的勝仗。儘管特朗普的競爭對手民主黨指出2020年美國經濟將會放緩,但市場對明年經濟全面衰退的預期可能有誇大成分。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經濟學家認為,美國經濟有可能不溫不火,他們預測2020年經濟增長2.1%,低於今年預期的2.4%1

 

但鑒於目前全球經濟放緩在一定程度上是因為特朗普的貿易保護主義政策(而中美貿易戰只是其中一個例子)所致,該政策可能會持續到2020年甚至更久以後,因此市場認為美國增長前景仍然脆弱也不無道理。實際上,無論明年大選結局如何,特朗普自就任總統以來的對中國的好戰態度,令兩國之間的競爭變本加厲,這將在可預見的未來影響全球經濟和政治前景。

 

就目前的全球增長前景而言,令人擔憂的是,大部分已發展西方國家的央行都沒有足夠的彈藥來應對經濟急劇下滑。利率仍處於歷史低位,儘管歐洲央行表示將重啟買債計劃,但其他國家卻並無此意。即將離任的歐洲央行行長德拉吉(Mario Draghi)呼籲歐元區政府增加財政支出提振經濟。這無疑是阻力最小的途徑,可能對尋求連任的政治家極具吸引力,正如我們看到在英國的情況,不僅工黨高調作出開支承諾,就連曾經一度提倡緊縮措施的保守黨亦然。有趣的是,近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似乎鼓勵政府增加支出規模,甚至是那些「經濟形勢疲弱或可能急劇下滑」以及「貨幣寬鬆政策空間有限」的國家2

 

還不完的債

透過增加開支來擺脫困境並非新鮮事,但現時的情況是全球主要經濟體的平均債務超越其國內生產總值的70%,如果剔除二戰前後的急升,更創出150多年來的最高水平3。在低利率時期償還這些債務不是問題,但如果利率開始上升而經濟增長開始放緩,則很快便會成為問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在最新的《全球金融穩定報告》中估計,即使經濟放緩程度僅為20072008年金融危機期間的一半,亦足以使全球主要經濟體四成的未償企業債面臨違約風險金額高達驚人的19萬億美元4。在全球經濟放緩之際,如此之高的債務水平會否持續,仍是2020年及今後的關鍵問題。

 

若非大部分西方經濟體在面對日益動盪和不確定的全球局勢仍然保持穩健,前景其實似乎暗淡無望。以英國為例,儘管英國脫歐鬧劇尚未收場,經濟卻表現出抗逆力。批評者可能會指該國尚未脫離歐盟,因此現在談論真正的影響仍言之尚早。這種說法雖然有一定的道理,但我認為很多人預測英國在公投結束後隨即出現的「末日」情況不太可能會發生。美國方面,雖然失業率處於近50年來的最低點,但仍有證據顯示就業職位溫和上升。儘管人們憂慮工作的穩定性,尤其是在「零工經濟」中,以及不參與經濟活動的美國工人比例正在上升,但整體形勢仍令人鼓舞。同時,曾在19701980年代成為經濟體系罪魁禍首的通脹,早已被我們運用得得心應手,我們正在尋找方法來刺激經濟恢復增長,當然阿根廷除外。

 

在這些好消息之中,當然會有一些值得關注的地方。全球製造業活動已連續數月下降,雖然跌幅略有減緩,但全球出口的下跌幅度已創下自201210月以來的第二高,而德國的跌幅最大5。至於屬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的中國,國內生產總值已跌至近30年來的最低點,由此引發人們對中國能否像2007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之後那樣重新推動全球增長的懷疑。

 

把握選舉週期中的機會

實際上,所有這些經濟報告均顯示全球經濟正處於轉捩點。經濟可能會繼續溫和增長,亦可能陷入破壞性的低迷。美國大選之年是一個很難把握的時期。對投資者而言,美國總統大選前夕股市的過往表現可能令人稍感安慰。就1952年至2000年選舉週期的研究顯示,如在美國大選前27個月(從總統任期第二年的101日至選舉年的1231日)按照標普500指數配置股票投資組合,將獲得可觀回報。這些投資組合的價值升幅達16%70%,視乎選舉年份。作為一個有用的對比,同一研究發現,熊市往往在總統任期的第一年和第二年發生,標普500指數在這期間通常下跌15%或更多6鑒於現時牛市的持續時間,最後一點更加重要。

 

在美國大選之年,特朗普的極端個性勢將成為新聞媒體的焦點,並繼續對世界市場產生重大影響。政治始終具有分散市場對基本因素關注的力量,並且中美之間的持續競爭將在未來數年繼續影響市場。在這種環境下,不宜低估深入分析與研究對於投資決定的重要性。

 

 

1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世界經濟展望》,201910
2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世界經濟展望》,201910
3 FT╱德意志銀行研究部,20199
4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全球金融穩定報告》,201910
5 IHS Markit,《全球採購經理指數報告》,201910
6 總統選舉和股市週期,馬歇爾·尼克斯·埃德(Marshall Nickles Edd),2004年,《格拉西亞迪奧商業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