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ey Hunter


施羅德投資2020年展望:新興市場股票
2020年01月16日

施羅德投資新興市場股票主管Tom Wilson指出:

 

為何對2020年新興市場股市前景保持樂觀?

 

我們預期2020年新興市場的經濟增長將會加速。

美元有可能回軟,而新興市場貨幣通常會相對升值,為新興市場金融環境以及當地按美元計的盈利帶來正面的影響。

中美貿易摩擦帶來的不明朗因素、中國經濟增長放緩,以及種種環球挑戰似乎將會持續。

目前環球製造業正處於衰退期,主要誘因包括: (i) 已發展市場央行在2018年及2019年初收緊貨幣政策,(ii) 美元強勢,及 (iii) 中美貿易摩擦加劇。這些因素對貿易流造成影響,並導致企業信心進一步受損。

 

為何這些因素在2020年有望改善或靠穩?

 

i) 貨幣政策:已發展市場央行已於2019年中開始傾向採取更為寬鬆的政策。聯儲局於2019年下半年作出三次25點子的減息,並由量化緊縮或資產負債表正常化轉向大規模注資的策略。歐洲央行於11月份以每月200億歐元的規模重啟其量化寬鬆計劃。如下圖所示,已發展市場的寬鬆貨幣政策促使了新興市場央行廣泛放寬貨幣政策。此外,某些新興市場在2020年或會採取較2019年更寬鬆的財政政策。

ii) 美元:美元在未來12個月或會表現疲弱。目前美元估值偏高,而我們預期美國與歐洲/新興市場之間的經濟增長差異將於2020年出現改善。美元貶值通常會促使新興市場貨幣升值,新興市場的金融環境以及以美元計算的當地盈利將因此受惠。
iii) 中美貿易摩擦:雖然達成和解協議的時間以及其範疇和可持續性難以預計,但持續的談判顯示雙方有意避免矛盾進一步加劇。
長遠而言,摩擦或會持續,當中一部份的原因是民粹主義在已發展市場掘起,另一方面亦受中國的持續發展以及全球各地的勢力演變所影響。因此,我們認為貿易摩擦在短期内不會進一步加劇。然而,受長期政策不明朗影響,企業投資或將維持在相對低迷的水平。 
這對於新興市場經濟增長意味著甚麼?
上述的因素應會對2020年的新興市場經濟增長有利。施羅德新興市場經濟師 Craig Botham 預期新興市場經濟增長將由2019年的4.1%升至2020年的4.5%。
我們亦認為工業周期有望在2020年好轉。目前的環境已令企業投資及貿易萎縮,並有可能已導致庫存調整。受貨幣及財政寬鬆政策、美元輕微回軟及貿易摩擦局部降溫的推動,今次工業周期或會因經濟增長回升而有所增強。
這種周期性的升勢或會改善歐洲及新興市場與美國的增長差異,預期將為美元走弱提供支持。今年其他已發展市場(尤其是德國)的財政政策方向亦值得關注。
新興市場估值是否具吸引力?
2019年每股盈利出現大幅下調修訂。盈利增長按年增加3%,跑輸由2019年初至11月29日為止的10.2%市場回報(按照MSCI新興市場指數計算)。
縱使盈利前景仍然相對不明朗,然而基於我們的經濟展望,2020年的盈利或會與市場普遍預期一致(目前為增長12%)。新興市場的估值仍相對吸引,尤其是市場上的周期性板塊。
風險平衡似乎對2020年新興市場股市有利
從貿易摩擦及潛在的美元疲弱來看,風險平衡似乎對新興市場有利。我們認為2020年新興市場經濟增長改善是因為貨幣(部份市場是財政)寬鬆政策發揮作用,同時有望出現溫和的工業周期。新興市場的估值合理,而2020年的盈利預期亦有可能實現。
另一方面,中美之間的關係存在不明朗因素,加上環球市況仍存在債務過高及長期滯脹的問題,基本經濟增長放緩。由於央行轉向寬鬆政策,各市場2019年普遍表現強勁。我們相信經濟復甦將會較為溫和。因此,我們對2020年新興市場的股市前景會抱持謹慎樂觀的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