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ey Hunter


FSM:武漢肺炎下如何重整投資部署
2020年02月17日

以第一宗武漢肺炎死亡個案的日期113日計環球主要股市出現調整,跌幅最深要數中港股市,新興市場和亞洲股市同樣錄得顯著下挫。但在人民銀行推出一連串救市措施,以及有消息指肺炎的治取得進展後市場出現反彈,今次武漢肺炎事件觸發的跌市是否已告一段落

套用過去流行病對股市的影分析今天的肺炎疫情其參考性有限

 

首先有一點值得談論的是近期有不少研文章透過參考過去四、五十年的流行疾病爆發,來嘗試分析疫情對股市的影響,當中包括沙士伊波拉豬流感及中東呼吸綜合症等有的甚至連愛滋病也計算在內。其實此類分析的意義不大,因為上述疾多數並非高傳染性且未有在人口稠密的大城市出現大規模社區爆發當中最具參考性或許是沙士但沙士疫情主要在本港和當時經濟規模遠比今天小的中國爆發今天中國已佔全球經濟17%因此今次武漢肺炎在全中國爆發,並擴散至全球多個城市,其對經及股市的影響程度不可同日而語。

 

亦有分析指,當年恒生指數在整個沙士時期僅累跌近10%(由本港首個沙士病人入院至2003425低位計),遠未到恐程度,甚連技術性熊市也談不上。不過,在沙士出現前,香港經濟已經歷五年衰退和通縮。經歷五年熊市後市場氣本已極度低因此沙士為終極一跌。故此,由於背景不一樣我們不能簡單地透過引述過去流行病期間的股市表現,來預測今天或將來的狀況。

 

肺炎疫情如何打擊中國經?中國展開哪些救市措施? 

 

目前中國55個城市封城,跨省交通停頓城市亦實施城內人員管控措,減少民眾不必要外出,而多國亦取消了來往中國的航班上述措施限制貨物及人員流動使部春節期間回鄉的白領和工人未能及時返回工作崗位,而廠商亦面臨生產物資短缺,多間企業的生產線受到影響

 

以疫情最嚴重的武漢市為例,它是中國的製造業中心之一,也是內地重要的交通樞紐。其他受疫情影響的地方如廣東、江西、江蘇、浙江、河南和湖南也半導體行業的組裝基地。若這些地區持續受到疫情而未能全面復工內地製造業或會受到重大打擊。

 

再者,多間企在疫期間停工及關閉在中國及辦公室,加上跨省交通限制、城內人員流動限制及民眾減少外出等因素夾集下,內地在交通、零售、旅遊和娛樂等多方面的消費市道均影響。

 

有見及此,人行祭出救市組合拳

以穩市場信心。首先在23日,人行進行逆回購操作,向市場投放1.2萬億人民幣,以確保銀行體系資金充裕。一日後,人行再度透過逆回購釋出5,000億人民幣,兩個交易日累計投放1.7萬億人民幣,規模之大,足見救市決心。這亦是中港股市近期止跌回升的原因。調低LPR及進一步降準預料已箭在弦上,而人行政策態度已轉為寬。在放水過後,估計中國政府將會針對疫情重災行業、交通遊及餐飲等推出紓困措施,務求在第一季保就業和穩經濟。

 

中港股市能否企穩,取決於一個指標

儘管內地推出了大規模的救市措施,我們相信首季GDP將受到較大打擊,今年首季經增長「保五爭六」難度極高。即使內地短時間內推出重大經濟刺,作為「GDP穩定器」的基建投資仍很難可以在第一季度餘下時間(個半月內)大幅增加。儘管內地於210日復工,但考慮到目前疫情仍然嚴峻,多間企表明將會進一步延期復工或僅局部恢運作,我們預期第一季度製造業和工業生產將會暴跌

 

新增感染人數仍持續上升,市民外出意慾下降,大大影響消費市道。儘管網購和電子商貿可以抵消部實體零售銷售,但其他更重要的銷售如汽車佔限額以上零售銷售64%和商品房(房地產為內地經濟產業支柱)

理想,我們預期今年首季消費數據將顯著回落。

 

 

內地企業的盈利將無可避免受到影響,影響之長短將取決於疫情高峰何時出現。根據國家衛健委高級組長鍾南山預測,疫情將於221達至高峰,但更多國際專家指高峰可能要等到4月。故此目前仍難以預測疫情對企業盈利影響。但參考沙士經驗,我們仍可透過新確診人數的變化率有否放緩,甚至資透明度更高的境外確診人數數目變化,來判斷疫情是否有好轉跡象。 

 

新興市場投資主題將會受壓

 

於去年年底時提出新興市場未來兩年將升35%的投主題主要理據是聯儲局自去年9月中起重啟量寬我們認為過度放水或將推低美元而推升商品價格,新興市場將會受惠。本來,自我們於去年12月初提出此觀點後,新興市場股票及商品價格表現理想,更曾於今年1月因地緣政治局勢升溫而急升。不過,礙於肺炎突如其來的因素,即使聯儲局於1月底的議息會上表示將回購操作進一步延今年4月底我們認為新興市場貨幣及股票仍將明顯受壓。

 

短期而言應做好風險管理

 

當前最大的不確定性疫情何時見頂,這亦影響到中國能否於2月底前全面復工其對今年首季甚至上半年十分關鍵。不過,執筆之時,市場傳出北京和上海已分別局部封城,某程度上反映今次疫情較難受到控制。觀乎近期股市表現,美股氣氛仍然熾熱,中港股市亦因人行大規模放水而止跌回升,市場似未有太過聚焦中國經濟活動減速對全球經的影響,這是我們對後市審慎的原因。短期而言,我們建議投資者應為其組合做好風險管理。(詳情參看:本週焦點:若環球經濟陷入衰退,如何投資才能穩中求勝?

 

正如達里奧所言,在此事件的未知多於已知時,投資上唯一可以做的就是跨地域和跨資產的風險分散,這亦是我們管理組合的主張。

 

中港股市估值已十分低迷,經歷沙士的您要謹記避免過份悲觀

 

就長期而言,目前中港股市估值十分低迷,以恒生指數為例,估值已跌至10倍的歷史低端區間水平,而代表在港上市中資股的恒生中國(香港上市)100指數的預測市盈率亦跌至8.5倍。即使今年盈利假如無增長,甚至錄得單位數字負增長,中港股市仍然十分抵買。 

 

經歷過沙士的投者往往懊錯過了03年的黃金入市良機假如可以回到過去,投資者必定希望在沙士低位入市,然後坐享03年至07年的大牛市。同樣地,儘管我們無法預測股市是否仍會下跌、下跌多少要跌多久,但在估值低廉的情況下,投資者應避免過分悲觀,反而應積極尋找被過份拋售或低估的投資機會,在低位入市作長線部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