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ey Hunter


駿利亨德森:環球企業派息規模在2019年創歷史紀錄, 但派息增長率低於前一年度的水平
2020年02月18日

根據最新公佈的駿利亨德森全球股息指數,2019年全球企業派息金額寫下1.43兆美元的歷史新高,整體派息增長率為3.5%。另一方面,若將強勢美元、異常大量的特別股息、以及其他技術性因素排除不算,2019年實質派息增長率為5.4%,其中又以北美、新興市場與日本為增長主力。美國、加拿大、日本、俄羅斯與法國的企業派息規模寫下歷年新高。

儘管如此,環球經濟環境更加嚴峻,使得2019年環球派息增長率寫下2016年以來的最低水平,其中亞太(不含日本)、英國與歐洲(不含英國)的表現均落後環球平均值。以行業表現而言,原油業的派息增長率為10%,電信業的派息出現負增長。

儘管第四季環球派息延續前三季度的增長趨勢,但是北美地區的盈利增長放緩導致派息增長率減慢。第四季,環球企業派息增長率為4.6%,實質派息增長率為4.8%,派息金額寫下2918億美元的新紀錄。

環球企業派息走出2009年金融危機時期的谷底,在過去10年寫下強勁的增長表現,派息規模增長近一倍(整體派息規模增長95%,實質派息規模增長97%),意味著投資者在2019年獲取的派息金額較10年前高出6940億美元。此外,過去10年環球企業總計派發11.4兆美元股息,同時間北美企業派息增加136%,增長幅度僅次於日本,並在過去10年為環球貢獻半數的股息增長率。

在中國,中國石油(Petrochina)大舉加發股息將整體派息增長率推升至4.4%,但是若將此剔除不算,中國企業派息增長率為零。與澳洲如出一轍的是,中國一反常態地有五分之二的企業刪減股息。俄羅斯企業派息大幅增加,推升整體新興市場企業的派息增長率。

日本企業派息增長率連續第5年領先環球並在今年寫下歷史紀錄,但是在環球經濟增長放緩與貿易戰爭的影響下,其他亞洲國家的派息增長表現欠佳。在三星集團的拖累下,韓國企業派息的表現最為疲弱。此外,台灣有三分之二的企業刪減股息。在澳洲,若將BHP與Rio Tinto大舉派發的特別股息剔除不算,澳洲企業的派息下降3.3%,五分之二的澳洲企業在2019年刪減股息,其中銀行業的表現尤其脆弱。新加坡與香港均有良好的派息增長表現,但是刪減股息的香港企業數目正在攀升。

2019年,美國企業的實質派息增長6.8%,總金額寫下4908億美元的紀錄,但是下半年的派息增長率不如上半年亮眼。其中,銀行產業是最重要的派息增長來源,幾乎每一家銀行都寫下兩位數的派息增長率:美國銀行業的派息在過去5年便增長一倍,增長率領先各大行業。加拿大在2019年的企業派息增長率領先其他主要的已發展國家,實質派息增長率為9.5%,派息金額寫下438億美元的歷史紀錄-其中銀行與能源業居功厥偉。

過去10年,歐洲企業的派息增長率落後其他地區,但是歐洲企業本身就具備較高的股息率,因此派息進一步增長的空間較小。2019年受到歐元兌美元大幅貶值的影響,歐洲企業總派息增長率下滑2%,派息金額為2514億美元,實質派息增長率為3.8%,略微低於環球平均值,但是各國之間差異很大。

荷蘭和意大利的派息增長率最為強勁,但法國是唯一創派息金額歷史紀錄的歐洲國家。在歐洲大國中,德國派息表現最為疲弱,但若不論經濟體規模大小,比利時表現最差,因為Anheuser Busch的派息減少50%。Rio Tinto與BHP派發特別股息並帶動英國整體派息率增長,但是實質派息率僅僅2.9%,低於環球平均值。

展望2020年,駿利亨德森預期企業將減少派發特別股息令整體派息的增長率放緩,但是整體派息金額預估為1.48兆美元,將較2019年進一步增加3.9%。2020年的實質派息增長率預期為4%。

駿利亨德森亞洲股息收益聯席投資組合經理Sat Duhra表示:亞洲企業的派息在過去10年寫下前所未見的增長幅度,但是2019年宏觀經濟和地緣政治的不確定性略微影響亞洲企業的派息增長動力。如今,貿易摩擦已略微緩和,且環球貿易與工業生產統計數字亦有所改善,令亞洲企業對環球經濟前景轉趨樂觀,也為投資者帶來值得期待的理由。然而,儘管亞洲企業的基本因素仍然良好,但是近來中國爆發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可能令派息反彈的機會延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