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ey Hunter


尚博投資解析新興市場蓄勢待發因素
2020年03月03日

解析2020年新興市場蓄勢待發的十大因素

作者: 尚博投資管理公司董事總經理及投資組合經理Charles Wilson

 

由於新興市場的快速發展和廣泛的各方面因素推進,即使過去幾年新興市場經歷了開局不利,我們仍然相信新興市場將在未來一年表現強勁。

 

隨著2020來臨,發展中國家和前沿市場的前景變得越來越明朗。現時許多因素正推動亞洲、拉丁美洲、歐洲新興國家、中東和非洲的新興經濟體和公司發展,我們認為新興市場資產於未來一年及往後可帶來可觀的回報,從中我們找出了帶領推動新興市場回報的五大技術支持和五項起主導地位的市場結構動態。

 

1. 美元喘息

 

2008年金融海嘯多年之后,市場普遍預期美國基準利率會上升。 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美聯儲)在2015年底終於開始加息,之後聯邦基金利率維持在2.5%。 該利率在2019年中開始下跌,現穩定在1.75%。 無論大家認為減息有多大必要性,這一舉動都明顯地降低了對美元政策的支持。對於尋求海外投資機會的美元投資者而言,其势必擔心因本地貨幣兌美元貶值而蒙受損失,因此美元前景的變化對這些投資者來說至關重要。

 

2. 全球利率下調

 

美國溫和的貨幣政策減輕了許多其他央行的壓力,他們擔心美國利率上升對其本地貨幣造成影響。由於美國預期

施行收緊貨幣政策,他們嘗試通過採取高限制性的貨幣政策來抵消預期的波動。緊縮政策舒緩了本地貨幣疲軟,這導致輸入性通脹和投資組合資金外流至美元資產。但美國貨幣政策的改變,以及全球溫和的通貨膨脹環境,使得我們可預料2020多數新興市場協同施行放寬政策。

 

3. 本地生產總值加速增長

 

過去數年在利率高企、匯率波動、全球貿易萎縮及投資支出疲的共同作用下,本地生產總值增長緩慢,如今來看前景

 

有所改善。過去幾年的不利影響減弱甚至轉為有利的方向可以說,預計除中國以外的每個主要新興市場將會在2020年實現更快的經濟增長

 

4. 收益增長加快

 

2011年中期開始,由於美元走勢增強和市場歷時多年重新設定期望,以美元計算收益的新興市場於最近五年均見頂後連續下滑。在2016年艱難的開始之後,隨著全球經濟增長變得積極同步,協同寬鬆政策和中國經濟刺激政策的推動,前景變得一片光明。然而,因美國2017年減稅和放寛管制導致新一輪美元走強,推動了美國經濟的增長,新興市場的復

 

再次受到阻礙。美元走弱和新興市場加快增長將使基礎盈利在這段時間加快增長、大放異彩。除墨西哥以外,每個主要新興市場的收益增長預計將在2020都將超過標準普爾500指數。

5. 選舉日程衝擊減弱

 

對於大多數國家而言選舉季度勢必成為投資的風險。由於國家政策在回報預測和短期資本配置中扮演著關鍵角色,選舉風險在新興市場更為明顯。大部分發展中國家在選舉期間投資市場相對停滯不前,其中就包括近期的一些選舉2018年初開始,中國基本上確認國家主席將無任期限制,隨後印尼、印度、墨西哥、巴西、阿根廷、南非、哥倫比亞、秘魯和泰國等多個國家均舉行了大選台灣亦於20201月舉行了選舉,多國大選懸念已解除。

6. 結構性改革好處

 

選舉可能對企業制度變化有利,從而促進投資和增長收益。以印度的人民黨為例,他們在2014年勝出大選,並於2019年再次當選。該黨從此將一系列的州稅制度簡化為全國性的商品和服務稅(GST實施了迫切需要的破產法放寬外商直接投資規則。這些改革雖然具破壞性且令人痛苦,但卻為更長遠廣泛的可持續經濟增長鋪路。巴西於去年為了增加財政的穩定性,完成了一項長期難以實現的養老金制度改革,並同時推出一籃子的寛鬆管制政策,以削減合規成本和增加營商便利。中國經已在多個行業減少產能過剩、主導「影子銀行

(表外融資)及高風險的理財產品、減少增值稅。許多其他中小型新興市場也進行了相類似的改革。

 

7.中產階級的出現

 

近年來,新興市場有數億人晉身中產階級,還有數億人在行列。根據布魯金斯學會(Brookings Institution)估計,中產階級在新興經濟體下,年增長率可能達到6%或以上。這意味著對構成現代生活方式的商品和服務(從家用電器到旅行和娛樂)的需求強勁而持久。僅印度便擁有超過5億的智能手機用戶,使他們能夠在線購物、進行金融交易、預訂機票、火車票以及參加電子學習課程。智能手機在中國的滲透度甚至更高,下一代5G無線網絡技術已經在數十個城市部署,更遙遙領先於美國和歐洲。

 

8. 較少依賴全球增長

 

由於擁有購買力的中產階級不斷擴大,新興市場對製造業、商品和出口增長的依賴程度大大降低。以中國為例,消費約佔本地生產總值的61%,佔資本形成總額的20%,商品和服務的淨出口佔20%,低於全球金融危機前本地生產總值的三分之一以上。即使在資源豐富的巴西,出口佔本地生產總值的比例也低於15%;這與德國形成鮮明對比,德國的出口佔本地生產總值接近50%。國內消費增加意味著新興市場不容易受全球經濟增長放緩影響。事實上,新興市場正在引領全球增長:據彭博綜合預測顯示,今年新興市場增長為4.5%,是發達經濟體1.5%的三倍。

 

9. 新興市場有更好的股票

數領導力

 

MSCI新興市場指數(Emerging Markets Index中反映了健康的人口結構、收入增長和經濟成熟度,該指數的組成在過去十年中發生了顯著變化。至2009年底,能源和材料合計佔該指數的30%,而科技僅佔

15%。如今,能源和材料佔該指數的14.7%,相反科技(包括與科技相關的非必要消費品和通訊服務行業)佔接近30%

 

10. 較低的波動性

 

鑒於大宗商品以美元計價,在指數中的權重亦較低,往往會降低該指數的波動性,所以它們更具週期性,並且對美國基準利率的變化較為敏感。另外,由於科技對匯率的敏感度較低,因此其較大的指數權重也傾向抑制指數的波動性。2009年起的十年間,MSCI新興市場指數(EM Index) 的標準偏差是MSCI歐澳遠東指數(MSCI EAFE Index)的1.4倍。在過去十年,其標準差降至MSCI歐澳遠東指數的1.2倍。換句話說,新興市場已成為投資者的順風車。

 

 

 

綜合以上我們不難看出2020股票在新興市場股市良好發展的勢頭這得力于可觀的估值、更快的經濟增長、可預見的美元產品收益增長、有所改善政治風險以及更加完善的監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