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ey Hunter


霸菱分析疫情對經濟的影響
2020年03月05日

霸菱大中華投資總監杜敬創指出儘管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對經濟造成的負面影響於亞洲最為顯著,但目前的經濟數據顯示這可能是一次短期的調整,而從長遠來看,一些受疫情影響最嚴重的經濟體系可能會出現強勁復甦。對中國、整體亞洲區,乃至環球造成的經濟影響

 

我們相信,中國第一季國內生產總值較上季大幅下跌的可能性很大,而一些經濟學家估計國內生產總值的年度化降幅為3 至5%。在過去兩個月的大部份時間裡,中國對人員、商品及服務進出邊境實施自我限制,這已經並且將繼續對其經濟增長產生重大影響。除此之外,由於有數以百萬計的人返回中國準備迎接農曆新年,1 月份的經濟活動相對放緩。

 

隨著每日受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新增病例數目從數千降至數百,中國政府近期逐步批准非隔離城鎮及省份恢復正常生產及生活秩序。然而,由於其他地方尚未解封,正常化的步伐相當緩慢。這不僅擾亂了中國國內緊密關聯的生產供應鏈,而且對於整體亞洲地區,乃至環球其他地區都是如此。正如有關煤炭消費及房地產銷售的廣泛數據所顯示,農曆新年後的經濟活動明顯遜於過去數年。儘管我們希望中國受到疫情影響最壞的時刻已成過去,但隨著數以百萬計人員陸續復工,我們會繼續密切留意可能產生的影響,以及這是否會導致該疫情再度擴散及惡化。中國爆發疫情及經濟中斷,對那些在貿易、旅遊及/或供應鏈生產方面與中國聯繫緊密的國家及/或企業所造成的影響最為嚴重。例如香港、日本、台灣、韓國、越南及泰國透過公司向中國銷售iPhone 及鐵礦石,已經受到並且在短期內很可能將繼續受到顯著影響。該地區的工廠是一些從存儲卡到原材料等商品的主要供應商。倘若該病毒導致部份或全部工廠暫時停工,可能會為供應鏈造成嚴重破壞。

 

歐洲及美國亦很可能受到影響,但受影響程度可能較亞洲為輕。然而,隨著疫情於全球升溫,對增長敏感的資產類別將受到更大的負面影響,故此我們會繼續密切留意這方面的事態發展。

 

儘管仍有許多不明朗因素,但目前的醫學共識顯示疫情有可能會從四月或五月開始消退,這將與2003 年的非典型肺炎疫情相若。如果共識屬實,我們認為中國及其他受嚴重影響的經濟體系很有可能出現強勁的經濟復甦。在很多情況下,這些國家的政府已開始實施更寬鬆的貨幣及財政政策,其中大部份政策尚未到位,並正在等待危機結束。例如香港已宣佈大規模的財政計劃以提振消費。

 

對中國乃至亞洲及全球其他地區造成的投資影響於外匯及股票市場方面,由於爆發該病毒疫情,中國、亞洲及新興市場跑贏美國及已發展市場的表現有所回吐。亞洲及新興市場貨幣(尤其是那些與債務規模較小的國家相關的貨幣)兌美元(被視為「安全港」貨幣)均大幅貶值。亞洲股市方面,1 月初的良好勢頭在農曆新年後戛然而止。

 

然而,根據中國及亞洲的經濟及企業基本因素顯示,股票市場近期表現欠佳可能只是短暫性的。從第二季開始,中國及亞洲其他地區的經濟增長可能會有所回升,這可能會推高該地區股票相對於美國股票的表現。此外,如果美國總統大選相關的不明朗因素為下半年的美國金融市場蒙上陰影,那麼可能會促使環球投資者到其他市場尋求增長機會。

 

亞洲股票及多元資產團隊對投資組合作出調整

 

儘管年初至今有所波動,但我們相信在多項結構性及人口統計狀況趨勢的支持下,亞洲市場仍具有強勁的長遠增長潛力。最重要的是我們繼續採取以基本因素為本及「由下而上」的投資流程,專注於投資估值合理的可持續增長企業(環境,社會及管治(ESG)評分較高的企業尤佳)。

根據我們的觀點,我們的亞洲股票團隊仍保持充分投資,只是因應新型冠狀病毒疫情作出小幅調整。例如我們的香港中國股票團隊在農曆新年前減持消費品股,原因是我們認為消費品股自2019 年8 月開始強勁反彈後變得昂貴。當危機出現後市場下跌之際,我們將所得款項用於增持在增長強勁的在線數碼行業中的企業股票,以及醫療保健股。我們的泛亞股票團隊則未有作出重大變動,原因是其看好的可持續增長型股票跌幅不夠大,還不足以吸引其進行增持。

 

亞洲的多元資產方面,我們的投資組合經理減持歐洲股票,轉而投資於美國股票,同時亦增持科技股。由於日圓兌元貶值,我們亦在未作對沖的情況下增持日本債券,原因是我們認為日圓在市場波動的時期是個理想的對沖工具。我們的整體投資策略仍維持適度促進增長型,原因是我們相信目前的拋售可能最終證明是一次短期的調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