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ey Hunter


駿利亨德森: 利用數碼經濟應對COVID-19
2020年03月18日

全球爆發 2019 冠狀病毒病,無疑會對經濟及商業模式帶來考驗,其中包括大型科技平台及生態系統。近年來,該等平台及生態系統已成為企業及個人交流以及開展商業活動不可或缺的部分。我們早已提出,科技行業正改寫全球數碼經濟的營運系統。隨著 2019 冠狀病毒病蔓延,我們即時見證該等平台如何應對其面臨的壓力,以及如何幫助人民、企業及決策者駕馭此複雜且迅速演變的環境。

 

隨著各國試圖遏止病毒傳播及企業試圖執行應急計劃以確保業務連續性,我們預計—且已經發現—消費者及企業的行為正在改變。中國是2019 冠狀病毒病首次出現的國家,其高水平的數碼參與度令國民在適應人與人之間的接觸極其受限的新狀況時佔據先機。對於在數碼參與度方面落後中國的國家,我們預計這場危機將有助加速其數碼化應用。雖然一旦 2019 冠狀病毒病出現遏制的跡象,已提升的數碼參與水平可能會降低,但我們預期部分消費者及企業的行為將會永久改變。鑑於此全球性事件僅發生數週,我們難以就此得出明確結論,即哪些行為變化會變得根深蒂固,哪些行為變化會消退。但對投資者而言,現在開始了解全球經濟體及個別社會在疫情緩解後如何運作及可能出現的各種情景並非為時過早。

 

追根溯源

正如眾多新興經濟體的情況一樣,當新科技出現時,該等國家不必考慮新商業模式對原有體系的威脅。因此,新產業或流程的增長速度可能會非常迅速。電子商貿、數碼支付及無線通訊在中國的廣泛應用就是該現象有力的例證。同時,在線上遊戲及社交網絡方面,外國人難以想像中國公民在網上「生活」的程度。

 

該巨大的領先優勢有助中國民眾在嚴格隔離的環境下克服生活中的困難。自病毒在疑似源頭湖北省爆發以來的幾週內,已有強而有力的跡象顯示,近年來創建的數碼基礎設施已被用於滿足隔離的家庭及員工的需求。商店的暫時關閉導致食品及雜貨配送等網上服務增長。此外,在接受此類服務方面較遲緩的群體,例如長者及較小城市的居民,可能是第一次嘗試此類數碼工具。我們有理由相信,即使這場危機最嚴重的時期過去之後,許多人將繼續使用此類服務。

 

網上協作亦出現顯著增長。目前全部企業遙距辦公,如同電子商貿一樣,我們預計這一功能在某程度上將成為工作場所的正常組成部分。同樣,由於整個學校系統關閉,教育協作亦大幅增長。這不僅包括特定的教育平台,亦包括被轉用作教育的熱門社交媒體平台。隨著整個人口群體目前彼此隔離,社交互動變得更加依賴於騰訊微信等大型社交媒體平台,被隔離的居民玩線上遊戲及觀看短片的時間日益增多。人們渴求資訊,因此這些平台連同官方數碼媒體,已成為重要的新聞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