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ey Hunter


美盛:全球力抗通縮 短期尚無通脹隱憂
2020年06月08日

美盛旗下布蘭迪環球投資管理環球投資副總裁Brian L. Giuliano

 

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將全球經濟推向低谷,需求大幅下跌更是自大蕭條以來前所未見。據國際勞工組織(ILO)估計,全球80%以上的勞動人口身處於強制或建議封鎖的國家,僅在美國就有3600萬人失業。重大的損失已經造成。考慮到疫情危機的性質和現階段疫苗仍未面世,經濟活動完全有可能出現反彈乏力的狀況。美國國家經濟研究局(NBER)估計,因疫情造成的裁員當中,有42%可能會陷入永久失業。

在不確定性籠罩下,消費者紛紛開源節流,企業削減價格、工資也面臨壓力,令通縮壓力無處不在。現時大環境與1930年代初期並非完全相異,當時也曾發生類似規模的需求衝擊。不過,現在決策者似乎體會到形勢的嚴重性,並採取行動積極應對實際收入下降以及通縮壓力加劇。

 

以美國來說,今年的赤字支出佔GDP的比例將接近百年來的高點。如果將聯儲局的擴張資產負債表與財政措施一併算上,美國今年累計貨幣和財政支持規模佔GDP的比重,很可能超過40% ,數字無異驚人。

其它國家同樣推出有力的政策措施。在歐洲,德國、義大利、英國、法國等宣佈的財政方案甚至比美國更龐大。全球負債最多的日本宣佈了1兆美元的經濟刺激計畫,約佔GDP的20%,且日本央行亦承諾無限量購買債券以維持低借貸成本。這些措施雖有助防止經濟危機,但也會付出較長期的代價。

 

債台高築

今日為防止經濟崩潰而舉債,從長遠來看是沒有任何效果的。政府只是在填補因停產和普遍失業所造成的經濟黑洞。真正的挑戰是,全球陷入這場危機時,是背著高額債務和大量無準備金負債。2019年底,全球債務創下逾255兆美元的歷史新高,佔全球GDP的320%以上。現在的債務規模,比全球金融危機爆發時還高出近90兆美元。一旦加上因應新冠疫情所推出各項刺激方案的帳單,數字還將大幅飆升。因此到2020年底時,美國的負債佔GDP比例可能至少創下本世紀新高。

過度負債向來會對經濟成長造成結構性障礙。現在的債務,很有可能讓美國和其他國家面臨的通縮趨勢加劇,還有可能會削弱未來的經濟成長。完全可能出現的狀況是:全球經濟會在比過去十年更低的增長環境中走出這場危機。

 

 

貨幣政策影響?

 

隨著各地央行推出更創新的措施,有些界限也不斷地受到考驗。非傳統性的貨幣政策如大規模的量化寬鬆等,已是司空見慣。即使是新興國家也加入行列,至少有十幾家央行推出量化寬鬆來因應當前的危機。在財政政策和貨幣政策之間的界限繼續變得模糊之下,這些政策會否引發通脹壓力?我們認為,這在短期內是很不可能發生的,因為通貨緊縮現象料將持續一段時日。

 

也許隨著危機的緩解,若央行釋出的貨幣流入實體經濟,通脹的跡象可能會出現;但這似乎也不太可能發生,因為全球仍面臨長期結構性阻礙,包括之前提到債台高築。日本和歐洲過去20年的經驗是:僅靠央行擴張資產負債表和非常規的貨幣政策,並不會造成通貨膨脹,然而那些也不會是解決低增長環境的辦法。

 

 

目前全球正陷於嚴重的通縮衝擊,必須採取極端政策措施才不會進一步墜入深淵。但是,這些極端措施恐怕會給社會帶來長期的代價,尤其是考慮到當前危機的起點不甚理想:不僅有龐大的債務、巨額的無準備金負債,還加上臃腫的央行資產負債表,時間將會證明所付出代價的有多龐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