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ey Hunter


信安環球:增持新經濟股
2020年07月02日

信安環球投資(香港) 有限公司大中華區投資總監董事總經理及基金經理王曦評論大中華經濟最新走向 

 

您對中國2020年下半年的經濟復甦有何看法?

我們認為,中國持續面臨的挑戰與其他新興市場有所不同,受惠於嚴格的公共衛生追蹤及管理,中國經濟將率先好轉。相較於全球其他國家及地區,中國在社交限制放寬方面領先一步,而中國的國內生產總值或會於2020年下半年反彈至5%以上,接近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爆發前的增長水平。服務行業等國內消費預期會明確地以較快的速度復甦,而出口相關行業(如製造業等)的復甦則較為緩慢,取決於外部需求。強勁的增長反彈應在第二季度出現,而第三及第四季度的按季增長應會遠低於第二季度。然而,下半年的按年增長率應遠高於第二季度。

 

儘管如此,我們不排除中國第二波新型冠狀病毒爆發的可能性,亦不排除在第二季度後,增長速度會隨著受抑壓的需求消化而大幅放緩。然而,我們預期,即使發生上述情況(如北京近期出現的新增感染案例),受惠於有所加強的響應機制、政策支持以及如火如荼的疫苗開發,該等情況對經濟所造成的進一步影響應有限且可控。寬鬆的政策亦應會在下半年持續,具體如下:

 

財政政策方面,政府債券的發行將按計劃保持強勢,同時地方政府融資平台的融資限制亦輕微放寬,將有助推動固定資產投資增長至10%左右,達到去年的兩倍。2020年,中國的財政赤字或會擴大6個百分點,達到佔國內生產總值15%的歷史高位,且高於2012/15年的水平;其中包括1萬億元抗疫特別國債和一項為基建設施所撥款的3.75萬億元專項債。

 

貨幣政策方面,2020年將進一步放寬貨幣及信貸政策。我們預期,經調整的社會融資增長(TSF)將由5月份的12.7%進一步攀升。我們亦預計,今年的存款準備金率或再降50個基點,而中期借貸便利率(MLF)或下調最多20個基點,但鑒於中國人民銀行明顯傾向於使用定向再貸款工具,因此下調存款準備金率的可能性有所降低。隨著政府準備好將盈利從銀行業轉移至實體經濟,進一步貸款市場報價利率下調亦如箭在弦。

 

香港的政局發展會否對本港經濟及股票市場造成不利影響?我們的基金如何部署?

美國最近正式撤除香港的特殊地位,引發投資者對本地市場的風險的憂慮。事實上,全港近99%的出口均屬轉口貿易,因此即使對香港產品徵收特別關稅所產生的下行風險有限。就貿易而言,美國從香港獲得的貿易順差最大,高於大部分主要經濟體,因此難以完全改變香港的自由貿易地位。香港仍然是進入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及股票市場的主要門戶。鑒於香港已具備促進內地投資的系統及基礎設施,並且其他地區亦沒有進入中國市場的能力和准許。在2019年,透過香港進入中國市場的外商直接投資共佔65%

 

香港特區政府堅決承諾維持港元的聯繫匯率制,並且具備大量資源實踐該承諾。香港的宏觀基本面(如外匯儲備及財政儲備等)遠較於1997年及全球金融危機期間強勁。儘管遭受區內社會事件、經濟衰退和前所未見的冠狀病毒所衝擊,港元的交易及流動性仍然保持穩定。我們認為,面對日後的挑戰,香港仍能保持穩定。

 

我們的基金已作出下列調整以應對該等挑戰:我們增持香港交易所的股票和與國內經濟復甦相關的「新經濟」行業,例如電子商務、醫療保健及清潔能源等。所需的資金源自減持香港本地的銀行、零售及交通運輸等行業,我們預期該等行業的業績及利潤增長將繼續受壓。

 

您認為香港及中國市場的反彈會否在2020年下半年延續?

就新興市場而言,我們繼續看好中國,並堅信MSCI中國指數將在下半年跑贏MSCI新興市場指數。相較於本地股票,我們亦繼續偏好A+H

 

20203月份以來的主要利好因素仍大致保持不變:

  • 中國在全球率先復甦,並且國內的生產、消費及服務正以穩固的步伐恢復。各主要行業已於3月底接近100%的復工復產,而餐飲業及線下購物的需求或會在未來23個月達到疫情爆發前的水平,惟休閒、旅遊及個人護理等行業則可能需要等到2020年第三季度末或第四季度初才可全面復甦。

 

  • 中國的決策者正在加大刺激措施力度。

 

  • 外部資產負債表和主權償付能力進一步加強。

 

  • 中國的估值相對吸引,並進一步傾向新經濟體。目前,MSCI中國指數較MSCI新興市場指數折讓了2%,但鑒於在中國指數中,線上經濟的集中度遠高於新興市場指數(於MSCI中國指數中佔比44%,而於新興市場指數中僅佔比21%),因此我們認為該情況不應出現。

 

2020年下半年的投資主題有哪些?

我們認為,美國存托憑證(ADR)的重新上市將帶來重大機會,推動恒生指數變革,並可進一步反映中國的增長。目前,中國股票佔恒生指數的權重約為55%,並在恒生指數成分股收益中佔約66%。正因為香港與中國的商業關係越趨緊密,這已成為過去二十多年的趨勢。同時,富時香港指數及恆生指數正以極低的價值交易,於賬面值附近,並且低於全球金融危機時的水平。我們認為,投資者可以透過恆生指數以較低的成本增加對中國增長的部署。

 

投資主題方面,我們看好國內消費復甦、進口替代(例如半導體和生物製藥等方面)、綠色能源及基建設施等投資,該等主題的盈利具高確定性及可持續性,或兩者兼備。 

 

2020年下半年的主要風險包括第二波新型冠狀病毒爆發的可能性及地緣政治方面的不確定性,因此,我們將避免投資有大量海外業務及受地緣政治緊張局勢所影響的公司。此外,由於中國政府着重於穩定就業,因此適宜避免投資於公司人員結構臃腫、不願削減成本的國有企業。

 

香港基準股票指數的編纂者首次將同股不同權(WVR)公司及二次上市公司接納為成分股。最早被納入為新股票的時間將會是8月份。您認為該等轉變會對本地股票市場有所影響?

我們認為,接納同股不同權將一改恆生指數「低增長、低估值」的形象。在納入新貴例如阿里巴巴、美團和小米之後,將直接影響指數在9月份作再平衡時對盈利增長及估值的計算。

 

我們亦認為,符合香港二次上市資格的美國存託憑證將持續進入香港交易所。我們的分析顯示,倘若全部符合資格的美國存託憑證將平均3-4%的市值於香港上市,合共籌資所產生的流動性將高達150億美元,約為過去五年香港股票平均每年籌資規模的17%

 

在香港上市的美國存託憑證一旦符合指數公司的要求,則會成為恆生指數及恆生國企指數的一部分。因此,該兩項指數將隨著時間進一步反映新經濟的權重。由於「新經濟」公司持續上市,長遠有機會帶動更多被動及主動的市場參與。隨著更多的南下和國際資金加入,總市值、交易量及流通速度亦將有所提升。盈利增長狀況好轉及流動性改善,理應會帶動整體估值提升。

 

 

就我們的主動型基金而言,在該指數進行改革之前,我們已增持「新經濟」公司。倘若該等公司的權重在基準中上升,我們或會輕微增加該等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