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ey Hunter


駿利亨德森全球企業債務指數
2020年07月13日

根據駿利亨德森的最新年度企業債務指數(JHCDI),早在大流行疫情尚未開始衝擊企業的資產負債表前,企業的債務額已急增至歷史新高。2019 年,全球淨借貸額2 急升至8.3 萬億美元的新高,按年上升8.1%。企業資源變得緊絀,原因是管理層通過發債進行收購以及大量回購股份,加上股息水平突破紀錄,以及貿易緊張局勢和全球經濟放緩拖累盈利表現。去年,淨債務合計大幅增加6,250 億美元,即時創下五年來最迅速的增⾧。回顧近年,各國央行致力刺激經濟,利率水平極低,至使融資成本低並刺激企業借貸的增⾧率。

 

目前,駿利亨德森企業債務指數涵蓋的企業(全球最大的900 隻非金融股)的負債較2014 年高出接近五分之二(37%),而債務增⾧率亦大幅超越盈利升幅。這些公司的稅前盈利合共增⾧9.1%至2.3 萬億美元,但負債權益比率(債務對股東資金的比率)在2019 年上升至59%的新高,而盈利用作償付利息的比例亦升至新高。

隨著2019 冠狀病毒病大流行疫情爆發,上述趨勢在今年有所加快。從駿利亨德森針對債市分析可見,此指數所涵蓋公司的債務共有㇐半是上市債券,這些公司在1 月至5 月期間累計發行額外3,840 億美元的債券,較去年12 月底增加6.6%。此外,雖然未有確實數字,但銀行的借貸額亦顯著上升。駿利亨德森預期今年的整體淨借貸額將大幅增加1 萬億美元,升幅達12%。然而,亞洲公司有㇐點值得留意,區內公司在1 月至5 月期間未有通過債券市場來尋求新融資。指數涵蓋的公司逾半在2019 年增加借貸,但當中為數相對不多的公司卻構成頗大的影響,僅25 間公司在去年額外借貸4,100 億美元,相當於全部增加借貸的公司的借貸額升幅的三分之㇐。

過去數年,亞洲的債務水平升幅與全球平均水平相若,但區內的負債權益比率卻只是全球平均水平的三分之㇐,當中的文化因素顯而易見。澳洲企業的作風明顯類似典型的西方市場,借貸水平高於鄰近地區,與全球平均水平相若,而香港和韓國公司的負債權益比率則屬於全球數㇐數二最低。至於台灣,我們指數涵蓋的公司大多數甚至錄得淨現金結餘。

 

駿利亨德森企業信貸投資組合經理Tom Ross 表示:「經濟週期在今年戛然而止,不少公司進入下行時期,借貸水平創下新高。目前㇐眾企業爭相發債並向

銀行貸款,確保手頭現金足以應付世界各國不同程度的封鎖措施。個別公司在危機最嚴峻時期獲得政府的緊急援助,當時自行尋求商業融資的息率㇐度非常高昂。在央行支持措施以及經濟逐步重啟的幫助下,市況漸趨平靜,企業希望減少依賴政府出手,故此我們預計發債量將進㇐步上升。在亞洲,某些行業的公司借貸水平遠低於全球同業,借貸增⾧率亦較為緩慢,這反映他們比較依賴發行股票來籌集營運資金,而股東未必樂見此情況,畢竟股東普遍傾向在股票與債務融資之間取得平衡,因為⾧遠而言這種安排能夠提高回報。不少亞洲企業亦坐擁巨額的淨現金,而當中不乏全球現金儲備最充裕的公司。

亞洲的負債水平較低,㇐方面是文化因素所致,另㇐方面是從 20 年前亞洲金融危機汲取了教訓,而亞洲公司因此在當前的全球衰退中處於有利位置。事實上,有別於英國、北美、歐洲和新興市場的公司,亞洲企業在 1 月至 5 月期間未有大舉通過債市來尋求新的融資。凡事皆有優劣之分,企業的表現亦不例外,而作為債券投資者,我們首要關注公司的償債能力。最重要的是,我們將著眼於種種跡象,了解企業是否趁形勢好轉時鞏固其實力,將剩餘現金流用作償還債務而非撥付開支,或者是發行新股,從而調整股權與借貸之間的融資分佈,此舉將推高債券價格,為投資者帶來資本收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