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ey Hunter


信安:美選後政治不確定性可能上升 
2020年11月09日

新一輪財政措施或延遲推出


美國大選接近完成點票,民主黨候選人拜登已勝出總統大選。至於國會則預期維持分裂,共和黨依舊控制參議院,民主黨在眾議院維持最大黨地位。拜登取勝加上國會分裂,這個結果可能對投資市場而言未必最理想,政治上的不確定性短期內較大機會延續,財政刺激措施的規模亦有機會比預期小,市場波動性短期內有機會進一步升溫。


同以往不一樣,在疫情的影響下,今次選舉較多的選民利用郵寄方式來投票,令部分州份的結果延遲公布。早在點票結束前,現任總統特朗普已經率先宣布勝出選舉並提出要求最高法院停止點票。這樣緊湊的結果,後續爭議相信仍然激烈。


近年最具爭議的大選要數2000年,當時爭拗點在佛羅里達州,兩黨候選人得票非常接近,結果因為選票的技術問題,導致重新點票。事件最後訴諸美國聯邦最高法院,佛羅里達州的選票由共和黨的布殊取得,他亦成為了當年的美國總統。由大選日到得出最終定案需時36日。


因此,眼前最大的風險情況可能正正是大選日後幾日甚至幾個月都沒有令真正雙方都接受的大選結果。在這樣的情況下,對於金融市場的不確定性上升,商業情緒以至家庭開支都有機會受影響。以2000年為例,大選後的2001年第一季經濟收縮1.1%,扭轉早半年平均擴張1.5%的趨勢。


同一時間,市場期待已久的新一輪財政刺激措施亦有機會延遲。假設最後由拜登出任總統,市場亦或者最少要等到他明年1月上任,才能夠開始與共和黨商討刺激方案規模。考慮到2022年中期選舉,國會共和黨人未必會讓大規模財政刺激方案通過,短期的財政支持會顯著較原先預期弱,或會在5000至7500億美元左右,對推動經濟作用有限,明年經濟或只增長約3%。


拜登要落實政綱可能會遇到阻力,例如是在改變稅務政策、加強企業監管等方面,當然這些政策若無法推行,對市場可能是好消息;不過,規模或達兩萬億美元的增加基建、氣候、健康護理及教育等方面的投資計劃,可能同樣亦無法落實。


市場關注拜登若當選,中美關係會否有變,我們認為,他的國策重心短期内將較大機會聚焦於國内,首要任務將是應對公共衛生挑戰,短期内緊張局勢未必會加劇。不過中長線來講,他可能亦將無可避免地要對中國採取相對強硬立場,但整體而言,他的外交政策相對容易預測。


事實上,由1928年到現在,哪個政黨在位與股票市場表現在統計學上並無顯著相關性。民主黨完全控制國會的時間,標普五百指數年度中位數回報達11.9%;共和黨進駐則錄得約10.4%;即使是分列國會亦有10.6%,可見政治事件雖引起市場波動,惟股市的表現與經濟及政策的關連度始終較高。


隨著選舉結果麈埃落定,我們認為,市場亦將回歸基本因素。第二波新冠肺炎疫情是市場面臨的主要風險。正因如此,為支持經濟復甦,整體擴張性財政及貨幣政策將維持不變。現時金融狀況已極為寬鬆,但即使大幅放鬆貨幣政策的空間有限,聯儲局仍將透過穩步擴大資產負債表以支持經濟。

整體而言,目前股市估值確實偏高,以標普500指數為例,市盈率達約24倍左右,惟整體企業盈利預期持續改善。根據FactSet的統計,截至上周,標普500指數當中已公布第三季業績的64%企業,有 86%的盈利都超出預期,表現有機會是2008年以來最好。若新冠疫情得到有效控制,或者疫苗方面有正面進展,經濟增長在環球央行寬鬆下穩步向好,加上企業盈利持續改善,股市整體仍可看高一線,美股較高估值或可維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