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ey Hunter


安聯評選後美市
2020年12月09日

誰主白宮 左右亞洲中國經濟?

安聯投資亞太區高級經濟師湯繼成指出,美國大選結果仍未有定案,但對亞洲經濟格局的影響已有跡可尋。現時最大可能出現的結果,是拜登當選總統,民主共和兩黨繼續分佔兩院。儘管此局面不及民主黨完全掌控兩院那麼不利好美國經濟,但卻為中國及新興亞洲經濟帶來正面影響。美國選民的主流期望是增加失業補助,所以兩黨料會合力推動第四輪的刺激方案。不過參眾兩院由兩黨割據,勢必對財政措施造成制肘,可能削弱美國經濟復甦。拜登陣營提出的綠色方案及基建投資等計劃,亦未必能順利通過。

不過不論大選結果如何,以現時的經濟狀況,美國企業及失業人口仍然極度依賴政府救助,令財政赤字難望大幅改善。加上聯儲局維持超寬鬆貨幣政策,並採取新的「平均通脹目標」機制,容許通脹升越目標水平,意味通脹壓力即使升溫,局方未必會即時「出手」。這樣便很大機會拖低美元實質利率,以及美元滙價。  

循環美元弱勢對亞洲經濟是一件好事。亞洲貨幣走強可改善區內的國際收支平衡,息差優勢亦會吸引國際資金流入,有助降低外債水平,對印尼、印度及菲律賓等地尤其有利。我們相信,隨著環球經濟逐步走出新冠疫情影響,環球貿易逐步復甦,美元仍會持續走弱。

很多人都關注大選後的中美貿易關係,拜登與特朗普的中國政策的分別,在於前者採取單邊主義、無定向以及無系統的政策,利用關稅和行政命令作為主要手段。而拜登則較為多邊、具策略性及協調性。若拜登上場,料會聯同歐洲及東亞盟國處理中國問題,並會通過世貿進行貿易談判。因此,中美貿易關係有較大機會重回穩定軌道。然而,我們認為若然拜登當選,也只能表面上改善中美貿易和雙邊關係,兩國戰略競爭仍會持續。即使民主黨執政,美國對華態度尤其在人權議題上仍會保持強硬,南中國海、台灣、新疆和香港的地緣政治張力仍會不時出現。我們相信,人權問題甚至會取代貿易議題,成為中美關係的最大障礙,以及美國對華實施制裁的主要導火線。

除非另有說明,所有數據,意見和觀點均截至2020年12月0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