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ey Hunter


柏瑞投資剖析資本市場
2021年01月28日

柏瑞投資多元資產全球主管Michael Kelly指出,現時市場是否出現泡沫已經成為關注的焦點。該行認為,當可用流動資金過度集中在一個領域時,便會造成泡沫。在經濟蓬勃的二十年代,道瓊斯指數在1921年至1929年之間膨脹到其最初規模的六倍。當時,在大西洋的另一邊,英國富時所有股票指數僅上升1.5倍。「泡沫」這名稱不但代表膨脹,當中更有會破裂的含義,把所有事物推倒。1929年,儘管英國較美國的損失少,但即使是隔岸觀火,當美國銀行倒閉,英國亦會受到影響。

從經濟上來看,市場有兩種泡沫 ─ 「好泡沫」和「壞泡沫」。 1990年代的美國科技熱潮可以說是一個好泡沫。科技股透過IPO集資,當泡沫破裂時,過度集中的流動資金得以重新分配,推動小型股、價值股和非美國股票上升。 更深遠的影響是, 在納斯達克投資者失利的同時,現代互聯網誕生,社會得到了重要發展。 相反,壞泡沫的資金來自銀行。當它們破裂時,銀行繼而崩潰及破產,就像我們在1990年代的日本大蕭條和2008年的美國次按危機中所看到的情況。壞泡沫的出現亦導致市場往後習慣依賴銀行借貸來推動經濟增長。 

然而,儘管現時市場充斥着憂慮和不確定性,但過去十年我們所看見的不是泡沫的形成,而是一個緩慢發展的不平衡結構一直在創造過多的資本。相對於一個狹窄及樂觀情緒主導的市場資本,上述結構創造的資本在過去的日子較現金流暴漲,把所有資本化比率推高至非常高的水平。這其實是悲觀主義所引起的。 個人開支和商業投資變得保守,令儲蓄膨脹。此外,亞洲的高儲蓄率在全球市場中所佔的份額越來越大。

總括而言,上述的趨勢導致全球儲蓄過剩。現時,政府並不按照「醫生的指示」(即是當私人投資者信心低迷,以及人口趨勢萎縮時,制定財政政策以填補空白),反而一邊踏在貨幣的加速器上,另一邊卻踏在財政的剎車掣。後者體現了·胡佛主義((Herbert Hooverism),試圖擺脫資產負債表危機。這種政策組合加劇了經濟的緩慢增長,導致經濟不景氣,以及貨幣過剩和政治兩極分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