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ey Hunter


通脹上升將如何影響亞洲貨幣及債券?
2021年06月15日

信安環球投資亞洲固定收益主管及基金經理Howe Chung Wan

原材料成本上升及供應鏈中斷已導致通脹上升,並可能在未來幾個月內影響商品行業。目前,亞洲各大央行將其視為供應方驅動的通脹,並認為這將不會對核心通脹產生長遠影響。隨著後疫情時期,經濟持續復甦,各大央行考慮加息的關鍵要視乎是否有跡象顯示商品通脹上升將溢出至服務通脹,乃至影響整體核心通脹。在目前階段,亞洲各大央行仍維持利率不變,部分原因是各大央行均在觀望,隨著疫苗接種率持續在提高,以及亞洲很多地區會受另一波疫情再度來襲的前提下,經濟復甦將如何發展。

從另一個角度而言,聯儲局已明確表示,認為當前美國通脹的上升僅為暫時現象,市場自身為縮減政策或提前加息的預期方面爭取了時間,這點有助於保持前端利率的低位及推動美元走弱。人民幣受到經常賬戶盈餘改善的支持,雖然中國邊境仍處於關閉狀態,但經濟復甦仍在持續進行。這個背景為亞洲貨幣帶來支持,然而,當中某些新冠疫情風險仍很高且所反映的風險溢價很低的貨幣則屬於例外。

亞洲高收益債券方面,很大部分風險在於中國高收益債券。但由於資金流入在岸債券,導致人民幣走勢表現穩定,令市場對中國資產的風險情緒有所改善。這種有利的風險背景整體上將利好中國高收益債券,因為中國人民銀行偏好專注於國內經濟增長及金融穩定性,而非透過收緊貨幣政策來應對任何人民幣疲弱表現。市場的另一部分貨幣敏感風險主要集中於印尼高收益債券,而印尼盾的穩定性有助高收益債券表現。

你如何看待2021年下半年的亞洲信貸前景?

下半年的回報可能由利差收益推動,因為孳息率確實進一步上升(比第一季度更為溫和)以及小幅息差擴闊抵銷了部分利差。我們在中國在岸信貸狀況中發現機遇,因為有關中國美元信貸的影響已日漸被市場消化。我們亦認為孳息率曲線已顯著轉趨陡峭,並在具有足夠息差的長期信貸孳息率曲線中發現若干機會,例如亞洲的能源相關債券,以及倘若市場已消化較早前的縮減行動或加息影響,利率曲線將面臨熊市趨平的風險。

雖然今年亞洲部分國家/地區疫情再度爆發,但並未對金融市場構成太大影響。因為投資者認為目前的封鎖措施將不會像去年那樣嚴重或持久。此外雖然區內的疫苗接種情況仍遠低於已發展經濟體,但接種率正在不斷上升。 

在現階段,就博彩業或新冠病例急劇上升的國家/地區的發行人而言,這些新冠疫情敏感型債券息差溢價大部分未被吸收。無論如何,鑒於息差收窄,我們傾向於對此等債券持防守取態。

你對中國固定收益市場的基本因素有何看法?

隨著國內資本市場的發展及固定收益市場成為信貸系統的重要組成部分,中國固定收益市場仍在不斷發展及變化。在岸債券市場很大一部分由中國政府債券及政策性銀行債券組成,外國投資者可藉著提供大部分流動性的銀行間市場進入中國在岸債券市場。這是大多數外國投資者參與的領域,由於中國在岸債券與全球債券的相關性較低,因此中國在岸債券可在全球投資組合中發揮作用,作為基於評級的優質利差工具及獲得人民幣敞口的一種方式。

在過去5年,決策者遏制影子銀行系統發展並降低銀行業的資產負債表外風險,此舉推動了公司債券市場的增長,因此在岸公司債券市場已實現了顯著的增長。投資在岸公司債券市場時仍需要提高信貸差異化,我們將繼續在該市場採取審慎的選債策略。

你認爲中國的違約率會繼續上升嗎?

隨著市場意識到政府將逐步減少對非戰略性國有企業及地方政府融資平台支持的立場,在岸市場的違約率已有所上升,包括國有企業債券領域。 然而,我們看到在岸國有企業及地方政府融資平台的債券供應量有所增加,以滿足信貸需求及緩解財政壓力,而私營企業債券供應量持續下降。在信貸系統中扮演重要組成部分的大型國有銀行,其面臨的風險主要來自國有企業而非私營企業。 

與環球市場相比,整體在岸市場的違約率仍相對較低,而且由於該市場主要由在岸投資者持有,違約率上升不太可能在中國境內或境外市場造成重大的系統性風險。

具體而言,隨著未來監管風險收緊,你認為中國房地產行業的前景如何?

我們預計中國房地產市場將相對穩定—強勁的住房需求抵銷信貸收緊,將帶來支持作用,長遠而言,確保該行業的可持續性。而旨在控制開發商債務水平的房地產措施,即俗稱的「三條紅線」,可能導致開發商於誰能夠有效地獲得融資的問題之間互相分化。我們相信主動管理信貸選擇及做出研究,將是避免特殊風險並在目前不斷整合的房地產行業中選出贏家的關鍵。

目前市場上需要關注的部分關鍵主題包括:穩定的收益。但由於土地成本上升,利潤率將會下降,以及考慮到開發商可能採取行動來滿足控制債務的「三條紅線」規定,應更加審慎地對待較高的少數股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