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ey Hunter


從ESG角度分析宏觀經濟 — 踏出第一步
2021年08月31日

宏利投資管理環球首席經濟師兼環球宏觀經濟策略部主管Frances Donald 

ESG因素在制定投資展望方面,發揮著越來越重要的作用,我們認為,從ESG角度分析宏觀經濟的所有層面是關鍵的任務。

從ESG角度分析宏觀經濟 — 踏出第一步

重點:

• 在宏觀經濟分析融入ESG因素,可讓投資者了解可持續發展議題,如何影響金融市場回應一貫的經濟發展和數據點

• 減輕氣候變化影響的行動,已對環球增長展望產生明顯的影響,至少在一個基本方面:央行如何評估轉型風險,這將逐漸顯示央行對其貨幣政策的取向

• 我們認為,在宏觀經濟分析納入ESG因素是必要而非選擇,如未能這樣做,或會釀成錯誤的投資決定

【Part 1進一步開展對話】

環境、社會及管治(ESG)投資通常被視為一種「由下而上」的投資策略,聚焦於挑選合適的公司,令整體投資組合達致合理的ESG風險/回報水平。ESG投資亦與重要未來基建、科技或措施的機遇息息相關,它們將加快全球轉型至更潔淨、更可持續和更公平的未來。不過,我們認為當務之急,是進一步開展對話並擴大討論範圍,包括討論如何更有效地在宏觀經濟分析過程納入ESG因。

可以肯定的是,納入ESG因素不只是純粹調整、或拙劣地修訂長期增長和通脹預測,因為這是理所當然的一部分。事實上,納入ESG因素所關乎的,是以一致的方式從ESG角度分析宏觀事件,讓投資者進一步了解可持續發展議題如何影響市場回應對傳統經濟發展和數據點。我們認為,宏觀投資的未來,取決於業內人士能否制定在宏觀經濟分析納入ESG因素的方法,否則我們便會面對非常真實的風險:即作出錯誤的短期和長期投資決定。

氣候變化和預測過程

氣候變化正改變我們評估全球經濟的方式

在ESG當中, E(環境)因素,在許多方面較S(社會)和G(管治)因素更可量化,並更容易建立模型和情境分析。此外,環境領域已開展大量工作,換言之,已妥為制定一系列與氣候變化相關的合理情境。在此背景下,我們認為將氣候變化納入任何環球經濟展望的基礎,始於以下三個關鍵因素: 

1 氣候變化的影響因地而異

《巴黎協定》旨在把全球暖化控制在工業革命前水平高攝氏2度之內1;因此,包括我們在內的許多經濟預測者,已將2050年底前全球氣溫上升攝氏2度的情境納入分析模型2。這使我們能夠制定包含不同水平碳排放濃度、或全球氣溫變化的情境,最後將有關情境納入我們的經濟預測。概括而言,上述舉措使我們能夠觀察生產力與全球氣溫變化之間的非線性關係。舉例說,我們了解到歐洲和北美等較寒冷地區,生產力可能會提高,主要是因為農業生產力和建造活動的預期增長;較暖和地區則可能會出現相反的情況,例如拉丁美洲和亞洲。

2 極端天氣事件越來越頻繁和嚴重


極端天氣事件越來越頻繁和嚴重,亦可能在預測過程中,引起略有不同而經濟師通常不會遇到的挑戰:雖然我們可以量度天氣的預期且漸進的慢性變化,但捕捉極端天氣事件(如颱風、地震和旱災)的難度顯著較高,這些事件或會增加市場、信貸和流動性風險,並引致潛在的供應鏈中斷和需求衝擊。人們普遍預計,上述與氣候相關的風險,亦會影響移民模式和形成擱淺資產。我們認為,極端天氣事件越來越頻繁和嚴重,突顯我們需要就基本經濟預測,設定更寬闊的信賴區間。 

3 轉型風險

轉型至可持續環境的未來,亦可能會為我們的基本情況展望,帶來新的風險,不論是正面和負面風險。例如,科技進步令潔淨能源價格下降,或會導致對化石燃料的需求減少,這可能會影響傳統能源公司,以及為這些公司提供貸款的銀行和保險公司的財務狀況。從宏觀經濟的角度來看,有關事件可能對生產力、資本開支和投資資金流向等方面產生影響。事實上,轉型早已影響各方面發展:太陽能和風能的生產成本,一直穩步下降,而碳收集和封存技術取得突破亦可能預示著未來的重大變化3 。我們亦必需考慮與公共政策變化有關的轉型風險,例如碳稅和碳排放計劃。值得注意的是,上述政策決定或會對經濟增長帶來連鎖效應,因此亦應納入宏觀分析。例如,來自這些計劃的官方收入,透過工資和相關資本投資,回流到經濟體系內。可以理解的是,一些轉型風險將繼續歸入已知的未知類別,例如私營企業氣氛和消費者偏好的變化,或威脅長期行業規範的顛覆性商業模式突然出現。

需要注意的是,我們所介紹的三個領域,只不過是一個起點:其涉及的領域很多,而且仍會繼續增加。隨著行業發展出設計更精密的方法,以捕捉和量度可持續發展因素,我們亦可更有效地在分析中納入沿岸洪水、水資源短缺和遷移等議題。

【Part 2 央行和利率前景】

市場對ESG的認知提高,亦影響我們如何解讀環球央行及其政策決定。事實上,對比以往,我們對全球政策利率的未來走勢,持較溫和的看法,因為我們明白不少央行已將氣候變化的影響,納入到評估經濟增長和風險之內,其中數家央行現正(正式和非正式地)修改其職責,加入實現更公平增長的任務4。

財政開支和經濟增長的計算

我們早前曾撰文指出,新型冠狀病毒可能在結構上推高財政開支、以及更多政府干預,從而使政府債券發行量大幅上升。經濟師無疑已嘗試和測試不同的方法,在我們的經濟展望中納入政府開支增加的因素;但政府如何使用現金和用於哪些範疇會對增長產生重大影響。

具體來說,已發展國家的政府在疫後用於綠色投資的開支是前所未見的:就拜登政府的美國就業計劃而言,其中約半數措施將會與綠色計劃有關5,而37%的歐盟復甦基金,會用作改善氣候問題6。重要的是,與非綠色基建開支相比,這些計劃預期將會帶來更大的倍數效應7。政府的綠色開支增加,亦可能降低碳轉型的整體成本、以及氣候變化削弱經濟增長的風險。這些都是制訂宏觀經濟預測時需要考慮的重要因素。

【Part 3應從ESG角度分析的其他宏觀主題】

我們深信ESG視角,可以並應當應用於剖析大部份影響投資決定的傳統宏觀因素。雖然選擇這個方式,最初似乎並無帶來太大分別,但幾可肯定,它很快便會成為宏觀展望的重要一環。我們希望指出三個重點領域。

應進一步從ESG角度分析的宏觀因素

1 商品需求的策略性轉變及其作為宏觀經濟訊號的價值

綠色經濟轉型很可能會改變一系列資產的供求關係,尤其是商品方面。這種轉型不但與其投資機會息息相關,同時關乎以不同方式思考其作為宏觀經濟訊號的預測能力和價值。舉例說,宏觀經濟分析師過往一直以銅作為周期指標,但ESG轉型很可能影響這種商品的供求動態,因而使其未能發揮預測能力。此外,鋰和鈷是生產電動車電池的重要材料,因此隨著消費者駕駛電動車的情況普及,這兩種商品的價格,可能成為重要的宏觀指標。換言之,從ESG角度分析不斷轉變的市場動態,可鼓勵分析師以不同角度,審視過往一直沿用的觀點,並可能改變我們對不同商品賦予的價值。

2 勞動人口參與率上升的上行風險

各地政府越來越重視全國性的託兒計劃,旨在於疫後提高女性勞動人口參與率,這是ESG中“S”(社會)元素的組成部份,相信它明顯會為增長、通脹和勞工成本產生影響。我們對這個主題採取的前期工作反映出、全國性託兒計劃可為勞動力供應帶來重大支持,並刺激增長和緩和工資壓力。然而,勞工市場動態和工作性質的轉變,不單局限於託兒計劃和在職父母 — 政策越來越關注零工工人所產生的經濟影響,可能會更顯著推動ESG的“S”元素。我們認為,現在是時候開始主動考慮多元、平等和共融等政策、日後將如何影響宏觀經濟分析。

3食品通脹上升和不平等現象加劇的挑戰

全球收入不均的現象正在加劇,這是需要解決的重大問題,尤其是我們亦正面對食品價格上升的環境。我們認為,這對環球經濟前景帶來的風險正在增加,尤其是全球人口不斷增長、人類持續砍伐森林,或會對糧食供應構成不利影響。這些發展可能削弱整體需求,特別是新興市場,並造成政局不穩,使我們更加需要在分析中納入地區風險溢價。 

總結

在過去數年,我們認為在宏觀經濟分析納入ESG因素並非一種選擇,而是必要採取的行動。畢竟,我們的工作是發掘新興趨勢,並評估這些趨勢如何造就機遇或轉化為增長阻力。我們認為,如果未能從ESG角度分析宏觀經濟的所有層面,將會阻礙我們發揮所長。 

1  《巴黎協定》,2021年。

2 在2050年底前全球氣溫將上升攝氏2度的假設反映已經宣布的緩解政策,但並無考慮額外緩解政策。

3 「2020年可再生能源發電成本,」國際可再生能源機構,2021年6月。

4 「有關貨幣政策操作和氣候變化的調查:可供進一步分析的重要經驗」,央行和監管機構綠色金融網絡,2020年12月。

5 「拜登的美國就業計劃是否專注氣候和就業問題?」,World Resources Institute,2021年4月1日。

6 「委員會樂見歐盟復甦基金的政策協議」,歐洲委員會,2020年12月18日。

7 「重建美好方案:綠色開支的倍數效應有多大?」國際貨幣基金組織,2021年3月19日。